子禽問于子貢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聞其政,求之與,抑與之與?”子貢曰:“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諸異乎人之求之與?”

【原文】
 
1.10子禽問于子貢曰①:“夫子至于是邦也,必聞其政,求之與?抑與之與②?”子貢曰:“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諸異乎人之求之與③?"
 
【注釋】
 
①子禽:姓陳,名亢,字子禽。子貢.姓端木,名賜,字子貢,比孔子小三十一歲。
 
②抑與之:抑,反語詞,可作“還是……”解。與之,(別人)自愿給他。
 
③其諸.表示不太肯定的語助詞,有“或者、大概''的意思。
 
【翻譯】
 
子禽問子貢說:“夫子每到一個國家,一定聽得到這個國家的政事。那是求人家告訴他的呢,還是人家主動說給他聽的呢?”子貢說:“夫子是靠溫和、善良、恭敬、節儉和謙讓得來的。夫子的那種求得的方式,大概是不同于別人的吧?”
 
【解讀】
 
圣賢的風采和境界
本章是通過子禽與子貢的問答,從側面反映出了孔子光輝的人格。子貢對孔子的評價中,帶有學生對老師的敬仰之意,卻也客觀地道出了孔子修養境界的高低。看似簡單的五個字,卻是儒家做人做事的精要所在,孔子也是基于此才取信于各諸侯國的。
 
“夫子至于是邦也,必聞其政,求之與?抑與之與?”提出了孔子在周游列國時是“問政”還是“聞政”的問題。大家都知道,政治和政務本身就是國家的核心問題,關系著國家的興衰存亡,以及人民大眾的生產、生活,與每個人都有關聯。所以,各國政治及經濟情況,被不少統治者視為國家機密,一般人很難與聞。孔子所到之處,卻能很快了解到各國的政治動向,子禽很奇怪,故有此問。子貢沒有正面回答子禽的問題,而是描述了夫子的人格風采,從另一個側面給出答案。
 
從孔子一生的行蹤和言論中我們不難看出,他不僅是一個優秀的學者、思想家,還是一個活躍的社會活動家,他有著強烈的社會責任感,以改變社會現狀為己任,試圖建立一個新的社會秩序。為此,他不辭勞苦,不避艱險,周游于列國,在傳播自己思想的同時,渴望得到一個執政的機會,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張。但是,有愿望是一回事,愿望能否實現是另一回事。因為要想實現自己的政治理想,夫子必須得到國君的認可,獲得推行政治主張的地位和機會。讓國君以國相托,委以重任是很困難的,歷史上沒有幾個人能做到,孔子在這方面也是失敗者。
 
孔子雖然沒有得到的執政機會,但是所到之處,全面充分地了解一國國情則是輕而易舉的。這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要不然子禽也不會發出驚嘆之問。子貢的回答很妙,“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這就是孔子得以“聞其政”的主要原因。子貢認為,夫子的人格已經達極高的境界,各諸侯國的君主,不管對他的政治觀點贊不贊同,但對他積極求治的善意,還有他的崇高品德是高度贊同的。所以,這些國君對孔子是高度信任的,愿意向他公開國家機密,樂于和他探討如何安邦定國。孔夫子得聞各國政務,了解各國實情,靠的是做人的修養。
 
孔子的這一境界,提醒我們要注重個人修養。當你的人品道德得到廣泛認可的時候,就能得到上層人士的高度認可,因此你就有機會了解更多、更深的鮮為人知的國家秘密和高層內幕,能夠看清這個社會權力運作的本質,了解國家或組織生存發展、強盛衰亡的真正原因,獲得更高的智慧。如果你對這些深層次的東西一無所知就奢談治理國家,無疑是空口白話。

延伸閱讀:

溫良恭儉讓,不是讓人服你,而是讓人喜歡你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