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子曰:“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

【原文】
 
1.12有子曰:“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①,斯為美之,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
 
【注釋】
 
①先王之道:指的是古代圣王治國之道。
 
【翻譯】
 
有子說:“禮的功用,以遇事做得恰當和順為可貴。以前的圣明君主治理國家,最可貴的地方就在這里。他們做事,無論事大事小,都按這個原則去做。如遇到行不的,仍一味地追求和順,卻并不用禮法去節制它,也是行不通的。”
 
【解讀】
 
為什么要強調制度
禮是規范人們社會行為的一種規定,它可以協調各成員間的關系,保證社會秩序的正常。古代的“禮制”已經消亡,但禮的精神卻一直存在。用現代的話講,“禮”包含兩個方面的內容,一是國家機關、社會組織內部的各種規章制度;二是社會上人與人之間的尊卑等級,以及與這種等級相關的行為規范。這個東西,在任何社會和歷史時期都是客觀存在的。從根本上講,法律也是在禮制的基礎之上發展起來的制度形式。在現代,我們都知道制度的重要性,由此可以想象,禮在維護古代社會秩序方面的重要意義。倘若人人都不講禮,社會必然發生混亂。因此,主政者有必要強調禮制,以此來保證社會平穩有序的發展。
 
上面所述,講的是“禮”外在的約束作用,至于“禮”的內在目的,有子說得很清楚,那就是“禮之用,和為貴”。在有子看來,推行“禮”的目的,在于追求社會和諧。這個和諧,既包括國家與民眾的和諧,也包括君臣關系、官民關系的和諧,更包括社會上人與人之間的和諧。在儒家先哲看來,“和”的本質就是關系的協調,是人們寬容和理性的體現,只有保證和睦的社會關系,才真正有利于社會的生存和發展。
 
其實,和諧的社會環境與和睦的人際關系對于人們的生存和發展非常重要。從古至今,因國界、種族、宗教和經濟利益而引發的沖突,或是思想及語言上的不同而引發的歧義,甚至是因家庭、財產、感情等諸多問題引起的爭議等,都是不和諧的表現。而和為貴的觀念,對匡正這些弊病,緩和各階級之間的矛盾,維護社會的穩定和平衡,有著不小的作用。人們也只有在這個基礎之上建立起來的“禮”制,才能達到真正意義上的和諧。
 
古時圣明的君主在治理國家時,都是按照“禮”的要求來操作,所有的事情都遵循著“和”的原則去處理,所以才會出現太平盛世。倘若逆道而行,沒人遵守禮節,到處充斥著違規和犯罪,社會將會陷入混亂,哪里還有穩定和諧可言,更不要說什么太平盛世了。說白了,“禮”在這里就是社會的軟件,規定著社會方方面面的秩序,把各種或平等或不平等的關系糅合到一起,并保證它們之間的有序協調。作為國家、社會、組織各種制度總稱的“禮制”,在整個社會上起著約束人們行為的規范作用。
 
只有全面徹底地推行“禮制”(各種制度),才能達到社會大治的目的。無論是片面執行或是有選擇地執行,都會導致禮制的破壞,最終影響到社會穩定。在諸多破壞制度的行為中,有一點要特別注意,那就是以“和”的名義破壞制度。我們前面談過,推行“禮制”的目的是營造“和”,但是,卻不可以為了“和”而破壞制度。
 
大家應當注意,“和”的適用范圍和對象是有限制的,并不是無止境的。在親人、朋友、同事之間,以及國與國之間的往來,以和為貴自是非常重要。但是,在面對一些窮兇極惡的歹徒時,你若想與他們講和為貴也行,不過得讓他們先放下手中的屠刀,愿意改邪歸正,同時愿受“禮”的限制才可以。否則的話,和為貴只是一種泛泛之談,甚至會變成一種無原則、無是非的縱容。在這種情況下,真理與謬誤、正義與邪惡等本身的矛盾就是不可調和的,若是再將它們混淆為一體,社會還是會亂套的。另外,為了小集團的利益,違背制度與少數人講“和”,也是違背原則、破壞制度的行為,是不守“禮制”的行徑。對這些打著“和”的旗號破壞制度的行為,要看清并予以抵制。唯有此,才能真正維護制度的嚴肅性。

延伸閱讀:

“以和為貴”的原意,不是要和平不要斗爭,而是精妙完美的禮儀理念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