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于鄉黨,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其在宗廟朝庭,便便言,唯謹爾。

【原文】
 
10.1 孔子于鄉黨①,恂恂如也②,似不能言者。其在宗廟朝廷,便便言③,唯謹爾。”
 
【注釋】
 
①鄉黨:古代地方組織的名稱。五百家為黨,一萬二千五百家為鄉。

②恂(xún)恂:恭順貌。如:相當于“然''。

③便(Plán)便:明白暢達。
 
【翻譯】
 
孔子在家鄉時,非常恭順,好像不太會說話的樣子。他在宗廟和朝廷里,說話明白而流暢,只是說得很謹慎。
 
【解讀】
 
說話要看清場合
說話可是一門大學問,它可以影響到我們生活與工作中的各個方面。在我們的生活中,若是有人在說話的時候不分場合、不看對象,不僅難以達到自己的目的,甚至還會傷人害己。因此,大家在說話的時候一定要看清場合。
 
在本章中,孔子在鄉間表現得很謙恭,好像不會說話似的。之所以這樣,是因為作為官員,他需要虛心傾聽民眾的意見,并且沒有在民眾面前夸夸其談的必要。而他在宗廟里、朝廷上,由于事關百姓疾苦和國家長治久安,他說話的時候自然會很流暢清楚,同時又很注意分寸。他不僅表現出了對尊長者應有的恭敬之意,還能不卑不亢、清晰明了地表達自己的觀點。孔子在廟堂與民間的不同表現,說明了他在說話時特別重視對象和場合。他的這個做法,是一種值得學習的說話藝術。
 
春秋戰國時期,真正研究說話藝術并擅長說服術的是縱橫家。縱橫家的鼻祖是鬼谷子,他的兩個得意弟子一個叫蘇秦,另一個叫張儀。蘇秦靠杰出的辯才,說服山東六國,合縱抗擊秦國。當時,蘇秦身佩六國相印,風頭無二。而張儀則憑著三寸不爛之舌,成功實施連橫戰略,先后在秦國和楚國擔任宰相,也是靠說話獲得成功的典范。儒家的舌辯術也不差,只是沒有縱橫家精到而已。孔子對言談和說服的規律有著深刻的認識和把握。孔門四科之中,專門有言語一科,子貢宰我是其中的佼佼者。當時,齊國出兵侵略魯國。為保衛魯國,子貢奉命出使,通過一系列外交手段,挑起國際爭端,不僅成功保全了魯國,而且改變了春秋末年的政治格局。子貢的言語才能并不比蘇秦張儀差,而且時間上更早。戰國時期,孟子和荀子繼承孔子的衣缽,光大儒學。同時,這兩人也都是了不起的演說家。
 
本章所載,是孔門弟子對孔子談話策略的回憶。從中不難看出,孔子很擅長交際,特別重視說話場合和對象。
 
孔子的做法提醒我們,說話時必須注意場合。廟堂之上,是研究國家大事、進行重大決策的場所,所以必須慎之又慎。當然,普通人幾乎沒有接觸廟堂的機會,但是卻有機會參與各式各樣的會議。在研究組織、企業、單位重大事項的會議上,該自己發言時,應該曉暢明白,論據扎實,言語慎重。再比如,在酒桌之上,就應該談些輕松的話題,不宜談論重大事務,也不宜談論過于沉重的話題。還有,日常生活中,幾個人無事閑談,每個人都喜歡吹牛,這個時候,最好是洗耳恭聽,不要夸夸其談,逞口舌之利。
 
說話講究場合,這不僅是做人的一種變通,更是為人處世的一種智慧。只要掌握了這門說話的藝術,就能搞好人際關系,順利推進自己的事業。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