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淵死,門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門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視予猶父也,予不得視猶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原文】
 
11.11 顏淵死,門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門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視予猶父也,予不得視猶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翻譯】
 
顏淵死了,孔子的學生們想要厚葬他。孔子說:“不可以”學生們還是厚葬了他。孔子說:“顏回把我當父親一樣看待,我卻不能像對待兒子一樣看待他。這不是我的意思呀,是那些學生們要這樣辦。”

【解讀】
本章記述在厚葬顏淵的問題上,孔子認為喪葬以哀悼心誠為本,顏淵家貧,喪葬應該量力而行,厚葬違背了禮的節儉之意。顏淵生前清貧樸素,一直循禮而行,死后厚葬,亦違背其本心。孔子一直主張以禮辦事,把個人情感與社會禮制分得很清楚。他反對任何越禮的行為,堅決維護禮的神圣性。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