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路問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問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原文】
 
11.12 季路問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問死①。”曰:“未知生,焉知死?"
 
【注釋】
 
①敢:冒昧之詞,用于表敬。
 
【翻譯】
 
季路問服侍鬼神的方法。孔子說:“人還不能服侍,怎么能去服侍鬼神呢?”季路又說:“敢問死是怎么回事?”孔子說:'對生都知道得不清楚,哪里能知道死呢?”
 
【解讀】
 
注重現實
本章所記孔子言論,主要表達的是他對現實、理性和實用的重視。
 
子路問鬼神生死之事,孔子的回答則舉重若輕,巧妙地將鬼神與生死等空而大,以及玄遠幽冥的問題轉移到了人生人世上。孔子的這個態度,使儒家學說最終形成了實用理性的特色,對中國古代哲學和傳統文化產生了深遠而巨大的影響。而中國文化則把目光盯在現實人生上,著力追求社會安定,強調人生幸福。
 
對于鬼神和生死等問題,孔子一向持存而不論的態度。之所以如此,大概有如下原因:
 
首先,鬼神等虛幻之事本就難以說明。鬼神觀念起源于遠古萬物有靈的思想,有著悠久的歷史。因鬼神乃是幽冥之事,看不見,摸不著,無法進行實踐性研究,更無法徹底講明。所以,對這些不確定的東西,既無法確實肯定,也不能徹底否定,存而不論無疑是最科學的態度。
 
另外,儒家學說本就是一門重視現實,關注現世今生的理性學說。儒學講究仁、禮,重點在于修身養性,調節個體與社會的關系,目的也是為了維護社會秩序,本質上說,儒家學說是積極入世的。對這些與現實人生關系較為疏遠的鬼神之事,孔子并不把它列為研究的重點,所以也不把話題往這方面引導。
 
死亡的問題也與鬼神問題類似,所以,夫子也秉持相同的態度。孔子和儒家真正關注的是現實人生,是世俗的成功與快樂。在孔子眼里,研究人,研究人性,研究人際關系,研究人與家國的關系,研究社會和諧穩定等現實問題,都要比研究鬼神與死亡迫切和重要得多。同時,這些問題,也有足夠多的現實事例,完全可以從歷史與現實之中總結出相關的規律性的東西,用以指導世人,引導社會,造就一個人人安樂的大同社會。正是孔子的這一態度,造就了中國文化重視現實、不談神鬼等虛妄之事的重要傳統。
 
孔子注重現實,回避鬼神死亡之事的觀念,對我們有著重要啟迪。鬼神死亡之事,固然可以為現實世界的人們提供某種精神寄托,乃至提供心靈向導,但這一切,歸根結底是為了幫助現實世界的人們獲得安慰和某種精神歸宿,是為了現實人類的幸福。與其這樣繞一個大彎子,還不如學習孔子,把目光、精力和思想直接投射到現實社會。通過研究現實社會的種種問題,找出人類社會不合理、不公平問題的癥結所在,思索并探討解決這些問題的途徑和方法,并總結人類歷史上相關的經驗教訓,提出前瞻性的思路,引領人們走向現實的成功,倡導世人享受現實的快樂。這也許俗了點,但是俗得有意義,也有價值。
 
這里再說明一下,對神靈與死亡,孔子并不是持排斥態度,也沒有說它毫無意義,只是面對相關問題存而不論。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