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然問:“仲由、冉求可謂大臣與?”子曰:“吾以子為異之問,曾由與求之問。所謂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則止。今由與求也,可謂具臣矣。”曰:“然則從之者與?”子曰:“弒父與君,亦不從也。”

【原文】
 
11.24 季子然問①:“仲由冉求可謂大臣與?"子曰:“吾以子為異之問,曾由與求之問。所謂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則止。今由與求也,何謂具臣矣②。"曰:“然則從之者與?''子曰.“弒父與君,亦不從也。”
 
【注釋】
 
①季子然:魯國大夫季孫氏的同族人。因為當時仲由、冉求都是季氏的家臣,故問。

②具臣:備位充數的屬。《史記.仲尼弟子列傳》集解引孔安國說:“言備數而已。”朱熹注同
 
【翻譯】
 
季子然問:“仲由和冉求是否稱得上大臣?”孔子說:“我以為你要問別的事,哪知道竟是問仲由和冉求呀。我們所說的大臣,應該能以合于仁道的方式去侍奉君主,如果行不通,便寧可不干。現在由和求這兩個人呀,只算得上是備位充數的臣罷了。”季子然又問:“那么,他們肯聽話嗎?”孔子說:“如果是殺父親殺君主,他們也是不會聽從的。”

【解讀】
本章中孔子強調君臣關系要以道和禮為準繩和行動原則。孔子認為,大臣和具臣有一定的區別。大臣事君以道,出仕是為了推行仁政,實現大濟蒼生的理想;而具臣只是具備做官才能的人,尋求的是個人才能的發揮,盡忠職守,忠心服從國君。故季氏有后一問,問具臣是否是唯命是從的。孔子正告他,有弒父弒君的,具臣也是絕不會順從的。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