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

【原文】
 
12.13 子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
 
【翻譯】
 
孔子說:“審理訴訟案件,我同別人一樣(沒有什么高明之處)。重要的是必須使訴訟的案件根本不發生!”
 
【解讀】
 
以教化促進和諧
孔子是偉大的教育家,強調教育的重要作用。他覺得之所以有訴訟案件發生,是因為民風還沒有歸于淳厚,而民風沒有歸于淳厚,又是因為教化沒有大行于世。在孔子看來,明察善斷固然必要,但通過教化減少訴訟才是使社會達到和諧的最重要途徑。
 
要想使老百姓和睦相處,減少紛爭,必須依靠教化。這個教化與我們現在說的教育有所差別,古人語境里的教化,重在社會教育,目的是移風易俗,是社會風氣歸于良善。古代的教化,重點是勸人向善的,這種教化如果深入人心,社會人人向善,大眾心慕禮讓,自然會減少社會爭端,更不用說殺人放火之事了。教化引導社會大眾去注重道德,這就會使大多數人能夠遵守基本的道德標準,自覺約束自己不做不合“禮”的事,人人克己,矛盾自然難以形成。如此一來,社會矛盾相應減少,訴訟案件會大幅下降。古代的士大夫做官后,一般都很重視教化,并希望通過教化實現社會治理的目的。
 
關于這一點,我們可以通過一個歷史事例來認識。西漢宣帝時期,大臣韓延壽被任命為潁川太守。韓延壽的前任趙廣漢在治理潁川期間,鼓勵民眾相互告發,所以民間相互結仇的很多。韓延壽上任后,改弦更張,禮聘德高望重的長者,與他們共同研究、決定各種禮儀,教導百姓互相禮,教化大行。韓延壽在東郡當太守時,經常表彰孝順父母、兄弟友愛的高尚之士,并修建地方學校,請老師教授弟子。每年春秋兩季,都要舉行“鄉射”禮,屆時,場上陳列鐘鼓,大張管弦,儀式十分隆重。上下賽場的人們,都相互行禮作揖。凡有筑城或收稅事務,都在事前張榜公告時間和費用,官吏和百姓都非常敬服,不敢違抗。他還在民間設置相關管理人員,督率百姓孝敬友愛,并禁止收留壞人。同時還規定,不管是城中街巷還是村落之中,如發生異常之事,官吏必須立即上報。所以,壞人都不敢進來。開始的時候,大家都嫌麻煩,但后來官吏無事,百姓平安,都非常贊同。對待下級官吏,韓延壽既施以恩德,又嚴格約束。每有下屬犯錯,韓延壽就痛切自責。他的手下知道后,都深自愧疚,不敢再犯。
 
有一次,韓延壽外出巡視,來到高陵地界。有兄弟二人因爭奪田產打起官司,來向韓延壽申訴。韓延壽聞聽,悲傷地說:“作為郡守,我應該是全郡的表率,而今卻沒能宣明教化,致使治下發生兄弟爭產的丑事,既有傷風化,又使當地賢者蒙羞,過錯在我啊!”當天便閉門思過,不再辦公。全縣官員聞聽,無不深感愧疚,都把自己關起來等待處罰。相互爭產的兩兄弟知道后,無地自容,便剃發露身前來謝罪,表示愿將土地永遠讓給對方。此事很快傳播開來,全郡百姓知道后,紛紛互相勸勉,社會一片和睦。在韓延壽的治理下,全郡無人敢挑起爭端。待人接物,韓延壽都無比真誠,官民都不忍心去欺騙他。
 
韓延壽的所作所為,正是對孔子思想的實際應用。實踐證明,大力推行教化,能夠促進社會風氣的好轉,能夠使民眾歸于良善。社會爭端大幅減少,也就用不著費心聽訟了。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