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康子患盜,問于孔子。孔子對曰:“茍子之不欲,雖賞之不竊。”

【原文】
 
12.18 季康子患盜,問于孔子。孔子對曰:“茍子之不欲,雖賞之不竊。”
 
【翻譯】
 
季康子為盜竊事件多發而苦惱,來向孔子求教。孔子對他說:“如果您不貪求太多的財物,即使獎勵他們去偷,他們也不會干。”
 
【解讀】
 
上位者要廉潔自律
這一章,孔子論述的仍然是“上行下效”的問題,仍然強調在上位者要以身作則,所不同的是,這里偏重于要求在上位者要廉潔自律。如果領導能夠不貪戀財物,那么下屬也會在他的影響下,變得正直廉潔,也就是孔子所說的“茍子之不欲,雖賞之不竊”。
 
東漢時,羊續長期擔任南陽太守。他生性耿直,憎惡當時社會的貪污腐敗之風,鄙視官僚貴族奢侈鋪張的行為。他為人謙和,生活樸素,平時穿的是破舊衣服,蓋的是有補丁的粗布被子,出行乘坐的是一輛破馬車,吃的粗茶淡飯,并不因為做了官就搜刮民脂民膏,過榮華富貴的日子。他的府丞焦儉為人正派,做他的下級做了很長時間,兩人的關系也非常好。他看羊續生活是在太清苦了,就買了一條魚準備送給羊續。焦儉知道羊續的性格,如果直接送上,羊續肯定會拒絕的,就想了個辦法,對羊續說:“大人到南陽為官,理應了解當地的風情,您可能還不知道我們這里有一種‘三月望餉鯉魚’吧。今天我特意買了一條送給您,讓您體味民情。您也知道,我絕非阿諛奉承之輩,平時您待我如兄弟,所以這條魚只是做小弟的對兄長的一點敬意,可不要想到行賄上去呀。請笑納吧!”話說到這份兒上,羊續不好不收,便笑著說:“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從命。”焦儉走后,羊續便命隨從把這條魚掛在房梁上,碰也沒有碰。過了一段時間,羊續喜好吃魚并且收受一條魚的消息傳來開來,人們絡繹不絕地帶著鮮魚前來拜訪羊續,這里面有真心仰慕羊續的人,也有有求于羊續的人。羊續都把他們攔在府衙門外,指著房梁讓他們看,說:“你們看,那條魚現在還在那里呢,都風干了。我是不會接受你們的禮物的,你們都回去吧。”大家看到羊續廉潔如此、自律如此,漸漸地,就沒有人行行賄之事了,當地的吏治也變得更加清明了。如果在上位者都能像羊續一樣廉潔自律,那么整個社會將刮起一陣廉潔之風,行賄者將無處立足。
 
廉就是指清廉,就是不收取自己不應得的財物;潔即潔白,主要是針對人的品行而言的,就是指為人光明磊落。合在一起,廉潔就是指為人做事清清白白、光明磊落的態度。廉潔自律是對從政為官者的基本要求。只要是官員,手中都有著或大或小的權力,因而可以不同程度地影響別人的利益。所以,自然而然地就會有人想到通過官員維護自己的利益。既然有求于人,就免不了處處討好,阿諛奉承,甚至是財物賄賂。如果為官者無法做到廉潔自律,就會成為一個貪官,就會損害人民利益,毀掉個人名譽前程,并敗壞社會風氣。
 
上位者如果以權謀私,來者不拒,就開了送禮鉆營之門,那些善走邪門歪道的人看有可乘之機,便會鉆你的空子,讓你為他們謀求不正當的利益行方便,這勢必會損害某些人的正當利益。而上位者如果能夠廉潔自律,無形中就堵住了托關系走后門的路,沒有人鉆營,事事按原則來,不僅能為自己贏得信譽,還能維護無權無勢的人的合理利益。從古代到現代,雖然貪官屢禁不止,但是為官清廉的人還是大有人在。
 
領導者的一舉一動,都能起到榜樣作用。他自己的行為,實際上都是在給下屬作示范,告訴他們什么是該做的。如果一個上位者不能做到廉潔自律,而且對那些行賄行為不加制止,那么他的下屬就很可能會對行賄受賄不以為然,很自然就會走上行賄受賄的道路。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