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遲從游于舞雩之下,曰:“敢問崇德、修慝、辨惑。”子曰:“善哉問!先事后得,非崇德與?攻其惡,無攻人之惡,非修慝與?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親,非惑與?”

【原文】
 
12.21 樊遲從游于舞雩之下,曰:“敢問崇德、修慝、辨惑①。"子曰:“善哉問!先事后得,非崇德與?攻其惡,無攻人之惡,非修慝與?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親,非惑與?”
 
【注釋】
 
①修慝(tè):改惡從善。修,治,指改正。慝,邪惡。
 
【翻譯】
 
樊遲跟隨孔子在舞雩臺下游覽,說道:“請問如何提高自己的品德修養,改正過失,辨別是非?”孔子說:“問得好啊!辛勞在先,享樂在后,這不就可以提高自己的品德修養嗎?檢查自己的錯誤,不去指責別人的缺點,這不就消除潛在的怨恨了嗎?因為一時氣憤,而不顧自身和自己的雙親,這不就是迷惑嗎?”
 
【解讀】
 
個人修養的三個方面
儒家思想的核心就是“修己治人”,尤其強調個人修養。在這里孔子就提出了個人修養的三個方面,崇德、修慝、辨惑。“崇德”是充實自己的修養,“修匿”是改進自己修養,“辨惑”是不糊涂、有智慧、看得清楚。要提高個人修養就要從這三個方面入手去做。
 
何謂“崇德”,孔子給出了明確的答案,崇德就是“先事后得”,就是先勞動后收獲,先付出再收獲。人們或多或少都有這種心理,即不付出或付出很少就得到很大的收獲,總是期待著“天上掉下餡餅”,這種思想就是無德的表現,是要不得的。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這個道理大家都懂,可是總有些人羨慕別人的成功,羨慕別人的優裕生活……單單沒有想到別人為這些付出了多少汗水和艱辛。當然,我們也知道,由于方法或者時機問題,付出并不一定都有收獲,但是事實是你不付出就永遠都不會有收獲。你只要付出了,總會有所收獲,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我們提倡靠自己的勞動換取成功、換取幸福生活、鄙視那些抱著不勞而獲念頭的人,他們是懶惰而自私的。
 
所謂“修慝”指的是“攻其惡,無攻人之惡”,也就是我們平時所說的嚴于律己、寬以待人。孔子認為,對自己要求嚴格,對別人寬容大度,這樣的人才可以遠離怨恨!人性都存在弱點,都容易原諒自己而不容易寬宥別人。君子與普通人最重要的區別就是能夠做到以責人之心責己、以恕己之心恕人。唐太宗李世民律己于嚴、待人于寬,廣開言路,形成了歷史上少有的安定、富庶的局面。他心里十分清楚,改朝換代的事之所以不斷出現,其原因就在于“不聞己過,或聞而不能改”。因而他即位后,便詔令百官“上封事”。太宗為求諫,不止一次鼓勵大臣:“若人主所行不當,臣下又無匡諫,茍在阿順,事皆稱美,則君為暗主,臣為陷臣。君暗臣諛,危亡不遠。”他授權中書、門下等“機要之司”,若認為詔敕有不合適者,“皆應執論”,不得“阿旨順情,唯唯茍過”,還提出“每有諫者,縱不合朕心,亦不以為忤。若即嗔責,深恐人懷戰懼,豈肯更言”。太宗體諒諫臣心理,虛懷若谷,從不以忤旨加罪大臣,對貞觀年間的諫諍之風起了十分重要的推動作用。
 
最后是“辨惑”,這里的“惑”有特定的含義,不是指一般的迷惑。這里說的是不要意氣用事,否則就容易陷入沖動,做出不理智的事情來。要重視親情,愛惜生命。總看別人的缺點,對別人的批評持怨恨態度,意氣用事,去打擊報復,在傷害他人的同時,也可能會傷害自己,這是嚴重的不負責任的行為。尤其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為了一點小事,就不顧身體性命去與人拼命,從而釀成大錯,連帶父母、妻子、子女都受罪,這種情況屢見不鮮。如果我們心中隨時都能想到親人,重視親情,那么任何事情都是小事,都不能引起我們的憤怒,更不會讓我們做出不理智的舉動來。
 
如果你能夠做到以上三點,先事后得,嚴己寬人,不感情用事,你的個人修養就上了一個臺階了。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