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茍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

【原文】
 
13.10 子曰:“茍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①,三年有成。”
 
【注釋】
 
①期(jī)月:一年。
 
【翻譯】
 
孔子說:“假如有人用我主持國家政事,一年之內就可以見到成效了,三年便能成效顯著。”
 
【解讀】
 
孔子的自信
一個有理想、有抱負的人,一生之中最大的悲哀莫過于空有一身本領和一腔愛國熱情卻無處施展。作為那個時代的精英,孔子頗有一番“如欲平治天下,當今之世,舍我其誰也”的治國志向。在本章中,孔子自言,如果有執政的機會,自己能夠做到一年見效,三年成功。孔子之所以如此自信,絕不是在說大話。這樣說的原因在于,他有一套完整的治國理想和施政方針。具體而言,那就是以禮治國、以德治國和以仁治國。
 
自從周公為周朝制定了禮樂等級典章制度以后,儒家學派便視周公為先賢,孔子也不例外,他一直都認為周公制定的周禮是最為完善的。周朝禮制的基本精神,就是通過一套具體的行為規范,來界定人與人之間的上下尊卑、親疏遠近,確定人們在當時社會秩序中的準確位置,并以此為基礎,協調社會成員之間的關系。然而,到了孔子時代,已是禮崩樂壞,甚至出現季孫氏八佾舞于庭的嚴重僭越。孔子對此十分生氣,發出“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怒罵。面對如此現狀,孔子提出以“復禮”來治理國家,即“齊之以禮”的思想。不管在現實中能否行得通,孔子確信這絕對是有效的政治措施。
 
除了恢復周禮,孔子最重要的政治思想就是以德治國。春秋末期,面對諸國混戰、社會動蕩不安的局面,孔子提出了自己眼中的治世良策: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就是說領導者如果實行德治,民眾就會像眾星圍繞北斗星一樣自動圍繞著他轉。孔子強調道德對政治生活的作用,主張以道德教化為治國的原則。孔子認為,治國要以道德的感召作用來取消刑罰,道德感能夠使民眾有恥辱之心,從而在他們的心中樹立起榮辱觀,這樣民眾在做事之前就會仔細地衡量個人行為,從而使自己的言行符合禮法的決定。這就是孔子所說的“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孔子德治的思想核心就是通過統治者把人性中最美好的一面逐步推廣到民眾,從而造就一個“有恥且格”的理想社會。對這一點,孔子更是堅信不疑。
 
同時,孔子“仁治”的思想我們也不可忽視。孔子歷來倡導“仁者愛人”、“古之為政,愛人為大”的治國原則,把“仁”放在治國首位。“仁”的治國思想要求統治者必須做好與老百姓緊密相關的各項工作,滿足他們生產生活中的各種基本需求,比如說“使民以時”、“節財薄賦”等;同時它還要求統治者要以德化來感召臣民,取信于民,即所謂的“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總而言之,孔子認為只有為政以仁,才能處理好君民之間的關系,維持社會整體的和諧和穩定。
 
面對禮崩樂壞的社會現實,孔子之所以有如此堅定的信心,原因就在于他有這套治國理論。俗話說,藝高人膽大。孔子自認為是一個治國能手,是治理社會的大才。不管孔子的理論是否真的像他自己想得那么完善,但他的這份自信卻是值得我們贊賞的。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向他那樣,做人也好,做事也好,都要有堅定的信心。如果缺乏自信,我們任何事情都做不好。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