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路問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綽之不欲、卞莊子之勇、冉求之藝,文之以禮樂,亦可以為成人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見利思義,見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為成人矣。”

【原文】
 
14.12 子路問成人①,子日:“若臧武仲之知②'公綽之不欲,卞主子之勇③'冉求之藝,文之以禮樂,亦可以為成人矣。”日:“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見利思義,見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④'亦可以為成人矣。”
 
【注釋】
 
①成人:全人'即完美無缺的人。

②臧武仲:魯國大夫臧孫紇。他在齊國時,能預見齊莊公將敗,不受其田邑。見《左傳.襄公二十三年》。

③卞莊子:魯國的大夫,封地在卞邑,以勇氣著稱。

④久要:長久處于窮困之中。
 
【翻譯】
 
子路問怎樣才算是完人。孔子說:“像臧武仲那樣有智慧,像孟公綽那樣不貪求,像卞莊子那樣勇敢,像冉求那樣有才藝,再用禮樂來增加他的文采,就可以算個完人了。”孔子又說:“如今的完人何必要這樣呢?見到利益能想到道義,遇到危險時肯獻出生命,長期處在貧困之中也不忘平生的諾言,也就可以算是完人了。”

【解讀】
此章是討論人格完善的問題。在孔子看來,人能兼具臧武仲孟公綽、卞莊子冉求這四種人的智、廉、勇、藝的優點,再加上禮樂的修養,就接近于完人了,這是非常高的標準,世間是難以有的。孔子又說,在現實中能做到重義輕利、勇于擔當,而且要“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也就算是完人了。其“見利思義”的思想,對后世影響深遠。

【名家品論語】

古代男子二十歲要行冠禮,表示已經“成人”,這時他就要為自己的道德行為負責,所以修德、完善自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儒家學說,概括地說,可以稱為“學做人”的學問,儒學之道即是做人之道,這是一種處世、應世的哲學,這對每一個人來說是很切近的。做人的道理,可以由別人來指導,但真正的理解和體悟,則要靠自己。孔子學說的魅力就在于:它循循善誘,引導人們對人生真諦的洞徹。
 
——姜廣輝《儒學的道德精神及對它的現實思考》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