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言衛靈公之無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喪?”孔子曰:“仲叔圉治賓客,祝鮀治宗廟,王孫賈治軍旅,夫如是,奚其喪?”

【原文】
 
14.19 子言衛靈公之無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喪①?"孔子曰:“仲叔圉治賓客②,祝鯢治宗廟,王孫賈治軍旅。夫如是,奚其喪?"
 
【注釋】
 
①奚而:為什么。

②仲叔圉(yǔ):即孔文子,他與祝、王孫賈都是衛國的大夫。
 
【翻譯】
 
孔子談到衛靈公的昏庸無道,季康子說:“既然這樣,為什么沒有喪國呢?“孔子說:“他有仲叔圉接侍賓客,祝管治宗廟祭祀,王孫賈統率軍隊。像這樣,怎么會喪國?”
 
【解讀】
 
組織的根基在人才
關于衛靈公的無道,諸多典籍都有記載:一是好色,大行淫亂之事,對自己的表姐妹也不放過。二是好飲酒作樂,斗狗訓鷹。三是不理朝政,不參與諸侯會盟。但是這樣一個“無道”的君主,他所統治的國家居然沒有被毀掉。其實,不單是衛靈公,歷史上類似的事情不在少數。許多“不著調”的皇帝統治的國家安然無恙,而許多勵精圖治的皇帝卻身死國破,這不能不令人費解。在這里,孔子揭示了問題的答案。他說,盡管衛靈公個人品質不好,但他手下有許多了不起的人才,仲叔圉負責外交禮儀,祝負責祭祀典禮,王孫賈統領軍隊。內政、外交與軍事都做得非常好,所以衛國的政務不出差錯,國家尚屬太平。
 
《四書訓義》曾對此作出注解說“人才關乎國運”,這句話是非常有道理的。不管是國家,還是一般的企業,它的最高領導者固然非常重要,但是能任用出色的執行人才,有時候比擁有好的領導者更重要。如果擁有得力的管理人才,哪怕領導者非常平庸,甚至是像衛靈公那樣“無道”,組織也能保持正常運轉。但是,如果失去了賢才,那么這個政府組織將無法正常運轉,離垮掉也就不遠了。
 
商朝末年,周武王任命太公望擔任太師,周公旦為宰相,效法文王的治理國家。武王九年(約公元前1048年),周朝君臣商議,討伐殘暴的商紂王。大軍集合以后,武王親自率軍向東方進發。周軍渡過黃河到達孟津,來這里和武王會合的諸侯已經有八百多個了。當時,武王并沒有約請他們,這些諸侯都是自愿前來的。當時,眾諸侯建議武王迅速推進與商軍決戰。但是,武王卻下令部隊停止進軍,幾天后宣布班師回朝。群臣大為不解,詢問個中緣由。武王認為,當時商朝朝廷,賢臣比干、箕子、微子都還在任,伐紂的時機并不成熟。
 
商紂王聽說周武王發兵渡河,開始很吃驚。隨后又聽說周軍不戰自退。紂王認為周武王害怕商朝,于是放松了警惕,繼續過著那荒淫靡爛的日子。兩年過后,紂的暴虐有增無減,而且在妲己的教唆下,變得更加殘酷無情。他不但聽信讒言,殺了前來進諫的王子比干,還把忠臣箕子關押了起來,連太師和少師也抱著祭器和禮樂器投奔到周。這個時候,武王認為伐紂的時機成熟了,便召集眾諸侯,組成聯軍向東方進軍,一舉滅掉強大的商朝。
 
孟津觀兵以后,武王之所以下令退兵,就是因為商紂王的三大賢臣還在。當紂王殺害驅逐這三大賢臣之后,武王迅速出兵,一戰成功。可見,任何一個王朝只要有賢才在位,政府組織就能正常運轉,國家也不容易被打敗。即便受到打擊,也會重整旗鼓。如果沒有賢能之臣,這個國家和政府絕對是不堪一擊的。
 
長平之戰后,藺相如在澠池會盟時力挫秦王,被封為上卿。老將廉頗不服,要找藺相如的難堪。藺相如躲避廉頗。門人不解,藺相如說:“強秦之所以不敢加兵于趙者,徒以吾二人在也。”之后,才有負荊請罪將相和的故事。事實確實如藺相如所言,強大的秦國因忌憚廉頗和藺相如二人,而不敢攻擊趙國。
 
由此可見,組織的根基在人才,有了人才,根基才算打牢了,才能長盛不衰。所謂“地基不牢,地動山搖”,沒有人才維系的組織,是不可能有戰斗力的。在現代企業中,也存在這種現象。一個企業,只要有掌握核心技術的人才,別的企業就很難將這家企業搞垮。就算是企業一時遭受了某種挫折,也會靠著人才重新站起來的。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