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成子弒簡公,孔子沐浴而朝,告于哀公曰:“陳恒弒其君,請討之。”公曰:“告夫三子。”,孔子曰:“以吾從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之三子告,不可。孔子曰:“以吾從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

【原文】
 
14.21 陳成子弒簡公①。孔子沐浴而朝②,告于哀公曰:“陳恒弒其君,請討之。''公曰:“告夫三子③。”
 
孔子曰:“以吾從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
 
之三子告,不可。孔子曰.“以吾從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
 
【注釋】
 
①陳成子:即陳恒,齊國大夫。弒(shì):下殺上為弒。簡公:齊簡公,名壬。

②孔子沐浴而朝:沐浴'洗頭洗澡,這里指齋戒。當時孔子已告老還家,他認為臣弒其君是大逆不道,非討不可,故有此舉。

②夫(fú):指示代詞,那。三子.指孟孫、季孫、叔孫三家大夫。由于他們勢力強大,主宰著魯國的政治,故哀公不敢自王。
 
【翻譯】
 
陳成子殺了齊簡公。孔子在家齋戎沐浴后去朝見魯哀公,告訴哀公說:“陳恒殺了他的君主,請出兵討伐他。”哀公說:“你去向季孫、仲孫、孟孫三人報告吧!”

孔子退朝后說:“因為我曾經做過大夫,不敢不來報告。可君主卻對我說‘去向那三人報告’。”

孔子到季孫、叔孫、孟孫三人那里去報告,他們不同意討伐。孔子說:“因為我曾經做過大夫,不敢不報告。”
 
【解讀】
 
堅守最根本的原則
“陳成子弒簡公”是春秋時期的一件大事,當時齊國的權臣陳恒把自己的國君給殺掉了。孔子把禮制看得比性命還重要,對這種以下犯上、殘忍僭越的行為異常憤慨。所以在聽到這件事后,還是前去求見魯哀公,請他出兵討伐陳恒,以匡正義。但是當時魯哀公也是有名無實,所有權力都掌握在三桓手中,就讓他去找這幾位大夫。孔子又去請三桓發兵,結果被他們拒絕了。孔子很無奈,只好自我安慰,表示自己對這件事盡心了。
 
孔子的“請討”,固然是為了尊君、正名,維護君臣大義,但他更具體的目的一是警醒魯哀公,一是警醒季氏三家。他想通過此事提醒魯哀公,如果任由季氏勢力發展下去,遲早有一天,三桓也會像陳成子一樣做出以下犯上的事情來。向季氏三家的報告,意在提醒季氏,你們身為臣子卻不守臣禮,如果一意孤行,那么將來也會落得被諸國討伐的下場。但可悲的是,他的意愿并未受到重視,他的警醒也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雖然如此,孔子這種對最根本的原則的堅守,仍有著重要價值。他提醒我們,不論是在什么情況下,社會上都應該有一個根本性的原則,而且這個原則是不可違背的,必須堅守。就當時來說,君臣之道就是不能違背的根本性原則。如果這個原則喪失,國將不國,一切都將陷入可怕的混亂。正因為如此,孔子才執著地請求討伐陳成子。
 
古往今來,堅守原則的人總是能夠得到眾人尊敬的,不管他們最后能否獲得成功。伯夷、叔齊是商末孤竹國國君的兩個兒子。因為想把國君之位讓給對方,他們都從宮中逃出來。當時,西方的周文王廣招天下賢士,伯夷、叔齊兄弟二人聽說后,便前往投奔。可是,還沒等他們到達,周文王就死了。文王死后,繼位的武王擴充兵力,用車裝著周文王的靈牌東進伐紂。伯夷、叔齊聽聞,攔馬勸諫,說:“父死不葬,乃動干戈,可謂孝嗎?以臣弒君,可謂仁嗎?”武王身邊的隨從聽到二人指責武王,拔劍想殺掉他們。姜太公說:“此乃義人。”就讓手下扶持二人離去。武王滅商以后,天下歸周,伯夷、叔齊認為武王以臣犯君可恥,就立志不食周朝的糧食,到首陽山隱居起來,采薇為食,維持生存。一位婦人看到他們采薇為食后說,這薇菜也是在周朝土地上生長的呀!二人聽罷,決定絕食等死。臨死之際,他們還作了一支歌:“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
 
伯夷、叔齊恥食周粟,餓死首陽山,雖然饑寒寂寞,卻依然操守不改,這一佳話千古流傳。一個朝代代替另一個朝代,多半是先進替代落后,因此,很多人對伯夷、叔齊二人的堅守不理解。其實,二人堅守的并不是落后的商王朝,而是一種根本原則。他們的做法,和孔子所堅守的如出一轍。毋庸置疑,這是一種偉大的精神。
 
不論是組織還是個人,必須要堅守最根本的原則。不論什么時候,不論發生什么事情,這個基本原則不能丟掉。如果丟了這個根本原則,就會導致個人的失敗或者組織的失敗。在現代社會,人們受到的干擾和誘惑越來越多,就更需要有堅守原則的精神。否則,一旦放棄原則,就沒有了約束自己的準繩,如果人人如此,整個社會都將陷入混亂之中。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