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貢方人,子曰:“賜也賢乎哉?夫我則不暇。”

【原文】
 
14.29 子貢方人①,子曰:“賜也賢乎哉?夫我則不暇。”
 
【注釋】
 
①方人:有二解,一是鄭注'“言人之過惡",即譏評別人;二是比也,同別人比而較其短長。兩說均通,今從后說。
 
【翻譯】
 
子貢議論別人。孔子說:“你端木賜就什么都好嗎?我就沒有這種閑暇(去議論別人)。”
 
【解讀】
 
常思己過,莫論人非
所謂“方人”,就是議論別人的是非短長,孔子不屑于子貢的這種行為,就毫不客氣地批評了他。孔子對弟子的教誨,很容易讓人想到《格言聯壁》里的一副名聯,“靜坐常思己過,閑談莫論人非”。在沉靜下來的時候,要經常反省自己的過失,進而以是克非、以善祛惡;與人閑談的時候,不要論別人的是非短長。這種嚴于自省、寬于待人的觀念,是儒家修養的重要方法。
 
“常思己過”即重視自省。“吾日三省吾身”,“內省不疚”、“見不賢而內自省”都是儒家提出的有關自省的名言。經常進行自我反省有助于使自己內心更加安寧,避免出現更大的失誤,是提高個人道德修養的一種重要途徑。說白了,“思己過”強調的是自我管理,是自律。關于自省與自我約束,已經作過很多闡述,這里主要討論一下“論人非”的現象。
 
“人非圣賢,孰能無過”,每個人都會犯錯誤,不僅如此,每個人身上都會有這樣那樣的缺點或不足。真正有大智慧的人對人性有著深刻而全面的認識,知道有缺點、做錯才是人生常態,故而會對他人抱以寬容和理解。但是,也有不少人拿別人的過錯或失誤當談資,津津樂道,甚至是到處嚼舌根。
 
一般而言,有兩種人喜歡論人是非。一種是自視甚高,其實并沒什么才能的人。他們通過貶低別人來抬高自己。如果別人表現得不如他,他正好說說風涼話,以顯示自己有能耐。如果別人表現得比他好,他會嫉妒得要命,會想方設法在雞蛋中挑骨頭,以顯示自己的高明。另一種人是整天沒正事兒的閑人,他們以論人是非為樂事。平時閑著沒事就說說這個,說說那個,以此來填補空虛無聊的心靈。
 
論人是非危害很大,無論是對自己還是他人都沒有好處。那些喜歡議論他人是非的人,在工作和生活中經常以消極的情緒去對待人和事,他們總是盯著別人的短處。這樣一來,就看不到別人的長處,更不會通過向別人學習取得進步。議論他人的是非雖然能滿足口舌之快,可是除此之外對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再說,世間沒有不透風的墻,背后說長道短,總有一天會傳到當事人耳中,這就有可能引起你們彼此間的矛盾,傷害彼此的感情。更嚴重的是,對方可能會在工作和生活中處處給你設置障礙,甚至進行回擊或報復。
 
東漢名將馬援的侄子馬嚴、馬敦喜歡在背后議論別人,而且結交的都是一些輕薄子弟。馬援南征交趾時,曾特意從軍中寫信告誡他們說:“我希望你們以后再聽到別人的過失,就像聽到父母的名字一樣,耳朵可以聽,卻不可以從自己的嘴里說出來。愛議論別人的長短,胡亂評論正當的禮法,這是我最不喜歡的行為。你們都應該知道這種行為的壞處,現在我之所以還要再提醒你們,就是希望你們終生不要再犯。”馬援深知“論他人是非”的危害,因而告誡子侄嚴格要求自己,謹防禍從口出。
 
道理誰都懂,但真正能做到的并不多。這些人喜歡在背地里談論他人是非,弄得人際關系緊張,矛盾重重。在損毀他人聲譽的同時,也給自己的生活和事業平添很多麻煩。因而,我們應該深刻領會孔子的教誨,“常思己過,莫論人非”,努力提高自己的修養,不議論他人是非,避免遭人嫌惡。做到了這兩點,我們的工作和生活都會順利得多。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