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

【原文】
 
14.3 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①;邦無道,危行言孫②。”
 
【注釋】
 
①危:直,正直。
 
②孫(xùn):通“遜"。
 
【翻譯】
 
孔子說:“國家政治清明,言語正直,行為正直;國家政治黑暗,行為也要正直,但言語應謙遜謹慎。”
 
【解讀】
 
如何全身避禍
此章孔子告訴我們,當國家政治清明的時候,我們的言語和行為都應該正直;當國家動蕩、社會不安的時候,我們的行為要端正,但在言語上,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說話方式,要謙虛謹慎,要有分寸。其實孔子是在教我們為人處世的道理。宋朝的尹焞就曾說過:“君子之持身不可變也,至于言則有時而不敢盡,以避禍也。”
 
“危言危行”自不必說,歷史上大凡盛世,君主多半比較開明,做臣子的可以“危言危行”,大膽一些。但是,當君主無道,君子必須做到“危行言孫”。如其不然,輕者會丟官罷職,重者會有性命之憂。
 
岳飛20歲從軍,在抗金斗爭中始終赤膽忠心,英勇善戰,屢立戰功。以岳飛為首的四大杰出將領,逐漸訓練出能征善戰的軍隊,與消滅北宋的金國形成了強有力的抗衡。在那個金兵屢次南犯、朝政腐敗不堪的歲月,岳飛提出了出兵北伐金國的主張。北伐本來沒錯,但岳飛卻說錯了話,用錯了口號——直搗黃龍,迎回二圣。黃龍是金軍老窩,搗了也罷;但他要迎回的二圣,一個是皇帝的老爸徽宗,一個是皇帝的哥哥欽宗。這樣就有問題了,父兄都回來了,當今皇上宋高宗怎么辦?后來,秦檜就到皇帝那里去打小報告,還在紙上畫了3個太陽,意思是提醒皇上,國無二主,天無二日啊。高宗口上不說,心里卻相當不痛快。于是中國歷史上出現了一個“莫須有”的古怪罪名。岳飛在“邦無道”的時候,沒有做到孔子所言的“危行言孫”,結果慘死在風波亭中。
 
與冤死的岳飛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自號“長樂老人”的馮道。此人品行頗具爭議,但就“危行言孫”而言,能做得比他更出色的基本上找不到幾個。馮道歷仕后唐、后晉、后漢、后周四朝十君,拜相20余年,人稱官場“不倒翁”。如果是在太平盛世,倒也算不得什么,問題是他所處的是社會大變革時期。馮道“為人能自刻苦為儉約”,在隨軍當書記時,住在草棚中,連床和臥具都不用,就直接睡在草上;領到的俸祿與隨從、仆人一起花,與下屬吃一樣的伙食也毫不在意;將士搶來美女獻給他,他往往會婉言謝絕,實在推卻不了的,就另外找間屋子養著,找到她的家人后再送回去。馮道不貪財、不好色、不受賄,沒有落下任何把柄于他人之手,使人無法攻擊他。更主要的是他的品格端正,說話做事謹慎小心,以致無懈可擊。行為本身端正,在言語和態度上又有分寸,從不亂說話、亂發牢騷、隨意抱怨。可見,馮道能拜相四朝、歷時數十年而不倒,關鍵在于做到了“危行言孫”。
 
總的來說,孔子教給了我們兩個原則:第一,無論什么時候都要持身端正,做事規規矩矩,行為方方正正;第二,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說話方式,凡事要三思而后言,不牢騷滿腹,說話要有分寸,要注意保護好自己。記住這兩個原則,做人做事才能更加順利。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