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問子產,子曰:“惠人也。”問子西,曰:“彼哉,彼哉!”問管仲,曰:“人也。奪伯氏駢邑三百,飯疏食,沒齒無怨言。”

【原文】
 
14.9 或問子產,子曰:“惠人也。”問子西①,曰.“彼哉!彼哉②!”問管仲,曰:“人也。奪伯氏駢邑三百③,飯疏食,沒齒無怨言。”
 
【注釋】
 
①子西:楚國的令尹,名申,字子西。一說為鄭國大夫。
 
②彼哉!彼哉:他呀!他呀!這是當時表示輕視的習慣語。
 
③伯氏:齊國的大夫。駢邑:齊國的地方。
 
【翻譯】
 
有人問子產是怎樣的人。孔子說:“是寬厚慈惠的人。”
 
問到子西是怎樣的人。孔子說:“他呀!他呀!”
 
問到管仲是怎樣的人。孔子說:“他是個人才。他剝奪了伯氏駢邑三百戶的封地,使伯氏只能吃相糧,卻至死沒有怨言。”
 
【解讀】
 
重要的是做人
在這里,孔子通過對子產、子西及管仲的政績分別進行評價。仔細觀察不難發現,孔子對他們的評價,著眼點在于做人。也就是說,孔子認為,做任何事都要把做人放在首位。
 
孔子對子產和管仲的評價都非常肯定,充滿贊許;但對楚國令尹子西,孔子似乎有些不滿。“他呀,他呀”,言下之意是他做得不好,不說也罷。孔子之所以發出這樣的慨嘆,是因為子西做人有問題。當年,孔子周游列國,宣傳他的治國方略,到了楚國,楚昭王對孔子非常感興趣,想重用孔子。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他準備了賞賜孔子七百里封地。
 
子西聽說之后,怕孔子取而代之,就對楚昭王說了一大堆話。他的中心意思就一個,那就是,孔子門下弟子三千,不乏德才兼備者。要是孔子得到了七百里封地,恐怕他會立即自立為王,帶著他的弟子們造起反來。楚昭王聽信讒言,對封賞孔子的事便不再提。孔子知道后,只好離開楚國。通過這件事,孔子覺得子西這個人做人不高明。
 
孔子對管仲的為人無比稱道,認為管仲做人做得很好。給他這樣高的評價,并不是因為他是個政治家,他做了大官,官位顯赫并不能等價于做人成功,真正做到能稱為一個“人”了,這才算了不起。他當政期間,把齊國的另一個大夫伯氏家的三百里良田沒收了,導致伯氏一家窮困潦倒,但因為他德行高尚,處事公平,說話做事都講原則,因此贏得朝廷內外的信服。伯氏一家一直到死,都對管仲的做法毫無怨恨。一個人能做到這一步,的確是很了不起的。
 
無論做官、做事情,還是做學問,都要以做人為基礎。古往今來,有多少人因為做不好“人”而身敗名裂的。莊子一生淡泊名利,崇尚個人修為,主張清靜無為。但他才華橫溢,楚王曾多次邀請他出仕,但都被他拒絕了。他的朋友惠施做了梁國的宰相,莊子去拜訪他。有人就告訴惠施說:“莊子到了梁國,是想取代你做宰相呀。”于是惠施就擔心起來,下令派出人馬在梁國都城搜捕莊子,以免莊子得到梁王的賞識。莊子得知了這件事,非常生氣,前去見惠施,說:“我聽說南方有一種鳥,叫鹓。它們從南海飛到北海,路途漫漫,但是途中再累,不遇到梧桐樹也不休息。再渴再餓,不遇到竹子的果實也不吃,不遇到甜美的泉水也不喝。有一只貓頭鷹撿到一只腐爛的臭老鼠,恰好鹓從它面前飛過,貓頭鷹以為鹓是來和它搶奪死老鼠的,就仰著頭,發出‘哧哧’的警告聲。現在你也想來警告我不要覬覦嗎?”看了這則寓言故事,我們不得不說惠施做人很失敗。
 
孔子的思想強調的就是修己治人,而且他把修己放在一切工作的前面,認為只有做好了自己,才有能力去做別的事。儒學強調,做人要正直,道德清白,精神高尚,行為坦蕩。講仁慈、講友愛,始終不忘對他人和社會的責任和義務。只有做到這些,才能受到人們的尊敬,自己的人生也會變得充實而有意義。如果做人都做不好,其他事情也就別提了。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