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淵問為邦,子曰:“行夏之時,乘殷之輅,服周之冕,樂則《韶》、《舞》;放鄭聲,遠佞人。鄭聲淫,佞人殆。”

【原文】
 
15.11 顏淵問為邦,子曰:“行夏之時①,乘殷之輅②,服周之冕③,樂則《韶》、《舞》④,放鄭聲,遠佞人⑤。鄭聲淫,佞人殆⑥。”
 
【注釋】
 
①夏之時:夏代的歷法,便于農業生產。
 
②輅(lù)的.天子所乘的車。殷代的車由木制成,比較樸實。
 
③冕(miǎn):禮帽。周代的禮帽比以前的華美。
 
④《韶》:舜時的樂曲。《舞》:同《武》,周武王時的樂曲。
 
⑤佞人:用花言巧語去諂媚人的小人。
 
⑥殆:危險。
 
【翻譯】
 
顏淵問怎樣治理國家。孔子說:“實行夏朝的歷法,乘坐殷朝的車子,戴周朝的禮帽,音樂就用《韶)和《舞》,舍棄鄭國的樂曲,遠離諂媚的人。鄭國的樂曲很淫穢,諂媚的人很危險。”

【解讀】
顏淵問如何治理國家,孔子以禮樂答之。主張繼承歷代政制的優點,實行夏朝的歷法,乘坐殷朝的車子,戴著周朝的禮帽,音樂用《韶》《舞》。孔子的政治理想是恢復周禮,其實就是要建設一個有秩序的國家,讓百姓過上健康的、有文化的、和樂的生活。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