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也,有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

【原文】
 
15.26 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也。有馬者,借人乘之①。今亡矣夫②!”
 
【注釋】
 
①有馬者,借人乘之:有人認為此句系錯出,難以索解,存疑而已。

②亡(wú):無。
 
【翻譯】
 
孔子說:“我還能夠看到史書中存疑空闕的地方。有馬的人(自己不會調教)先借給別人騎,現在沒有這樣的了。”
 
【解讀】
 
做學問的闕如態度
在這里,孔子闡釋了自己在做學問上的態度,認為做學問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要誠實認真,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對自己不懂或有疑問的地方要持保留意見,不要不懂裝懂,亂發表意見。也就是說,做學問要有存疑精神。
 
學海無涯,而吾生也有涯。在有限的生命中,學盡世間所有知識是不可能的,再聰明的人也無法做到。因而,對每個人而言,已擁有的知識只是知識海洋中極細小的一部分,在這部分之外,是大海般廣闊的未知領域。面對未知的領域,你沒有發言權,應該藏拙。這里所說的藏拙是指對不懂的東西誠實面對,不可信口開河,以免成為方家眼中的笑柄。如果不懂裝懂,強行瞎解,有可能會給他人造成誤導。如果有人對這種不負責任的說法作出糾正,后果還不是很嚴重;如果恰巧這個知識眾人都不了解,胡蒙的人又說得“頭頭是道”,后學者將其作為一種知識吸收,就會造成嚴重不良影響。現在,書中存在著很多對古代流傳下來的詩詞、成語的誤解,究其源頭,就是有人在不懂的情況下,自以為是地信口開河,給大家造成了誤解。而誤解一旦形成,就很難改變。
 
做學問的正確態度,就是孔子所說的“闕如”,也就是存疑。孔子曾對子路說過:“君子于其所不知,蓋闕如也。”這句話就是批評子路輕率魯莽,強不知以為知,明確指出對待那些自己不了解、不懂得的事,應該“暫付闕如”,這種態度才是科學的。李商隱有一首五言律詩《街西池館》,其中第三聯是“太守三刀夢,將軍一箭歌。”這一聯前一句化用了一個典故,就是西晉時期,王濬晚上做夢,夢見頭上懸了三把刀,突然又加了一把,醒后百思不得其解。下屬李毅為其解夢,說:“三刀為州,又加一把是益,意思是要升遷為益州的長官了。”果然,不久王濬就做了益州刺史。后來,人們都用“三刀夢”或“夢刀”等比喻升官。就詩歌對仗來看,前句用典,后句也必然用典。但是“將軍一箭歌”這一句所用的典故及出處,至今也沒人知道。清代著名的學者朱鶴齡和馮浩均在注解中特別注明“未詳”。這種“暫付闕如”的態度得到后世學者的贊許。同時代的另一位注家姚培謙卻自作聰明,牽強附會地認為《舊唐書》中薛仁貴“三箭定天山”的典故,是“將軍一箭歌”的出處,被李商隱“改三為一”,還大批用典“謬哉”。朱、馮二人的學術態度受到后人敬仰,姚培謙牽強附會、自以為解決了別人沒有解決問題,他的這種做法卻深為后人詬病。這種情況在古書注解中大量存在,有些注疏家秉著科學的態度,對不知道的東西,就實事求是地“暫付闕如”,要么以待來日,要么以待后來學者繼續補缺。但是有的人卻自以為是,不懂裝懂,很多說法都沒有可查證的依據,沒有理論或事實支持,也大膽地寫出來。這固然可以作為一家之言看待,但是這種后人不負責任的態度,危害是相當大的。
 
存疑是一種科學的態度和精神,做學問就要具備這樣的態度和精神,首先實事求是的情況下,對未知的問題存疑,然后以積極求證的態度,尋求答案,消除疑問。即便受到自己知識和能力的局限無法解決問題,也不做“不懂裝懂”的事。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