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

【原文】
 
15.30 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
 
【翻譯】
 
孔子說:“有了過錯而不改正,這就真叫過錯了。”
 
【解讀】
 
知錯就改不為錯
人非圣賢、孰能無過。其實,圣賢不過是高明一些的人,也會犯錯誤。像孔子這樣的圣人,還說過“丘也幸,茍有過,人必知之”,可見他也是犯過錯誤的。圣人尚且如此,普通大眾更是在所難免。所以,不犯錯誤的人幾乎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說,這個世界上人人都會犯錯,這是一種普遍存在的、再正常不過的現象了。
 
孔子很重視改過,并多次談及這一問題。在《學而》篇中,孔子說:“過,則勿憚改。”在《雍也》篇中,孔子這樣評價顏回:“不遷怒,不貳過。”其中的“不貳過”就是改過的問題。匯總這些言論,就會發現,孔子特別強調“知錯就改”。也就是說,犯錯并沒有什么可怕的,關鍵是如何對待錯誤。這個態度非常重要,它關系到我們是在錯誤中成長,還是在錯誤里沉淪的問題。犯了錯,虛心改正,不再犯同樣的錯誤,以前犯過的錯就不是錯,甚至還會變成人生道路上的經驗。但是,如果明明知道自己犯了錯,卻沒有改過之意,死不改悔,就只能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并最終滑向失敗的深淵。
 
犯錯之后,應該知錯就改,堅持錯誤,必將徹底失敗。晉靈公生性殘暴,常常因為一件小事就要殺人。有一天,飯菜中有一道熊掌沒做熟,他就發了火,把做這道菜的廚師給殺了。晉靈公的大臣趙盾和士季都非常正直。他們看到廚師的尸體非常震驚,在了解情況后,決定進宮勸諫晉靈公。士季打頭陣。晉靈公明白士季是為自己殺廚師這件事來的,就故意躲著不見他。但士季并未放棄,而是步步緊逼。實在沒辦法了,晉靈公只好輕描談寫地說:“我已經知道錯了,今后一定改。”士季聽他這樣說,信以為真,說:“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但是,晉靈公并沒有真正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也沒有打算改正,依然非常殘暴。于是,趙盾便屢屢勸諫。說的次數多了,晉靈公不耐煩了,居然生了殺趙盾的心。被晉靈公派去行刺的麑,把晉靈公的詭計告訴了趙盾,而后自殺了。但晉靈公依然不知悔改,又請趙盾赴宴,準備在席間殺他。但他的陰謀再次破產了,趙盾被衛士救了出來。后來,晉靈公被趙盾的兒子趙穿殺掉了。這就是他過而不改,落了個自取滅亡的下場。
 
與晉靈公相反,楚莊王知錯能改,取得了霸主的地位。楚莊王初登基時,日夜飲酒作樂,不理朝政。手下的大臣們紛紛勸諫,楚莊王不僅不聽,還下了一道禁令,誰要是再敢勸諫,就是死罪。大臣中有個叫伍舉的,給楚莊王講了個五彩鳥的故事,借以激發楚莊王。楚莊王明白伍舉的意思,表示要“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大家以為楚莊王要振作起來了,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并未見他有什么舉動。于是,大臣蘇從冒著被殺的危險又去勸說。楚莊王聽從了蘇從的建議,大力改革,撤換逢迎拍馬的小人,提拔敢于進諫的伍舉、蘇從,制造武器,充實軍備。幾年之后,楚莊王就成了春秋五霸之一。
 
這兩個故事,從正反兩個角度揭示了“過而能改”的重要意義。每個人都會犯錯誤,這是不可避免的,犯了錯誤之后,正確的態度是承認錯誤,尋找原因,加以改正,以求以后不再犯這樣的錯誤。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