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君子貞而不諒。”

【原文】
 
15.37 子曰:“君子貞而不諒。”①。”
 
【注釋】
 
①貞:正,指固守正道,這里指大信。爍:信,指不分是非而守信,這里指小信。
 
【翻譯】
 
孔子說:“君子講大信,而不拘泥于守小信。”
 
【解讀】
 
在諾言與原則之間
孔子在這里談到的是諾言與原則的關系問題。我們知道,孔子非常重視誠信問題,認為守信應該是做人的基本準則之一。他還強調,不要輕許諾言,許下諾言就必須兌現。問題來了,如果諾言與原則沖突怎么辦?關于這個問題,孔子提出“貞而不諒”的觀點。他認為,如果諾言不違背原則,誠然是應該得到兌現的。如果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許下了諾言,但事后發現許諾別人的事情有違原則,那么就要當機立斷,終止承諾。這不會讓人成為輕諾寡信的小人,反而能顯示出重原則、有立場的君子品格。
 
他的這個思想提醒我們,在作出承諾和踐行承諾的時候,需要遵守原則。這里的原則,指的是仁義和大道。孔子強調“主忠信,徙義,崇德”,還要“當仁不讓”,以及“信近于義,言可復也”。這些言論中的“仁”和“義”,就是我們應該遵循的原則,可以用來約束我們承諾和踐諾的行為。我們已經知道,義就是宜,就是該做的事情,正確的道理。而仁則是孔學的核心思想,是不可違背的大原則。所以,我們的承諾如果符合仁義大原則,理當忠實踐行;如果不符合原則,就算是不踐行也不必遺憾。
 
北魏宣武帝年間,發生了宗室元禧謀反事件。咸陽王元禧,是受孝文帝遺命的輔政大臣,位居宰輔之首,但是他卻貪財好色,貪贓枉法。朝臣側目,皇帝不滿。宣武帝元恪繼位以后,寵幸重用一群奸邪小人,而原先權高位重的王公大臣,卻很少有與皇帝議政的機會。當時,有個叫劉小茍的人告訴元禧,說自己多次聽說過皇上要殺他。為非作歹的元禧發害怕了,于是就與李伯尚、楊集始、楊靈、乞伏馬居等人密謀,打算廢掉宣武帝。當時,宣武帝元恪正好去北邙打獵。元禧和同黨在城外別墅里集會,打算發兵襲擊皇帝,并派人去通知他的兒子元通在河內起兵響應。但是,當時眾人意見不統一,乞伏馬居主張立即回洛陽關閉城門,拆斷黃河橋,割據黃河以南。另外一些人主張先暫緩一步再說。從早晨討論到下午,也沒有定下來。元禧本人更是猶豫不決。于是,大家約定嚴守機密,就散會回家了。楊集始認為謀反不義,一出來就騎馬去向宣武帝報告。后來,宣武帝挫敗了元禧的政變陰謀。其他人都受到處罰,楊集始則得以保全。
 
《孟子·離婁下》中說:“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義所在。”直接點出“言不必信,行不必果”的人也可以是君子,只要他是按照原則來的,就不能算作不守信,原則才是關鍵所在。孔子也說過:“匹夫匹婦之為諒”,可見不講原則地信守承諾之事,通常是境界不高的人所為。他們一味地講誠信,不知道講原則,在這種思想的驅使下,他們無所不為,做了很多違法犯罪的事情,還自以為道德高尚。
 
在現代社會,人與人、人與事,事與事之間的關系越來越復雜,但是誠信依然是人際關系的基礎,而且誠信的重要作用比先前有過之而無不及。在這紛繁復雜的社會中,我們需要考慮的是,什么樣的諾言要踐行,什么樣的諾言不能踐行。總結起來就一點,那就是孔子所說的“貞而不諒”,要在不違背原則的基礎上信守承諾。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