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直哉史魚!邦有道如矢,邦無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

【原文】
 
15.7 子曰:“直哉史魚①!邦有道如矢,邦無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②。”
 
【注釋】
 
①史魚:衛國大夫,字子魚。臨死前要兒子不為他在正堂治喪,以此勸諫衛靈公任用蘧伯玉,斥退彌子瑕,古人稱為“尸諫”。
 
②卷(juǎn).收。懷:藏。
 
【翻譯】
 
孔子說:“史魚正直啊!國家政治清明時,他像箭一樣直;國家政治黑暗,他也像箭一樣直。蘧伯玉是君子啊!國家政治清明時,他就出來做官;國家政治黑暗時,就把自己的才能收藏起來(不做官)。”

【解讀】
據史書記載,史魚曾經以尸諫衛靈公,而見成效。他在國家有道或無道時,都同樣正直;而蘧伯玉則能審時度勢以處世,蘊含了道的變通和通達的哲學精神。孔子對兩人的處世態度都贊賞,但更欣賞遽伯玉一些,所以說前者是“直”,后者是“君子”。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