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原文】
 
15.8 子曰:“可與言而不與之言①,失人②;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③。知者不失人④,亦不失言。”
 
【注釋】
 
①與言:與他談論。口,談論。
 
②失人:錯失人才。
 
③失言:說錯話。

④知:通“智",明智,聰明。
 
【翻譯】
 
孔子說:“可以和他談的話但沒有與他談,這是錯失了人才;不可與他談及卻與他談了,這是說錯了話。聰明的人不錯過人才,也不說錯話。”
 
【解讀】
 
看清對象再說話
孔子在這里談了個具體的問題,就是如何說話。他提到了兩個概念,一個是“失人”,一個是“失言”。孔子認為,應該給某人說的話,卻沒有給他說,就是對不起這個人,是失人;而不該給某人說的話,卻給他說了,這是看錯了聽話對象,是失言。不論是失人還是失言,都牽涉到一個問題,就是沒有看清說話的對象。
 
該說話時不說就會失人,有時后果會很嚴重。南齊蕭子良是齊武帝蕭賾之次子,賢良多才。當時,他的哥哥蕭長懋為太子。齊武帝崇尚節儉,痛恨奢侈腐化,可是太子蕭長懋卻性喜奢麗,所居宮殿皆雕飾精美,亭臺樓閣極盡華麗。又喜歡設計制造珍奇之物,曾用孔雀毛做衣裘,鑲金飾玉,光彩奪目。蕭子良與太子關系很好,對太子所為心知肚明,但沒有告訴父皇。后來,有人把太子行跡報告齊武帝,齊武帝非常生氣,怒責太子,并遷怒蕭子良。太子死后,蕭子良本是眾望所歸的嗣君人選,但齊武帝因其失人而放棄,最終把皇位傳給皇太孫蕭昭業,蕭子良最后郁郁而終。
 
該說話時就說,才能不失人。貞觀年間,唐太宗下令翻修洛陽乾元殿。當時,一個叫張玄素的官員給皇帝上了一道奏折,說:“秦始皇修阿房宮,秦朝滅亡了;楚靈王修章華臺,楚國也滅亡了;隋煬帝修乾元殿,隋朝滅亡了。這是歷史教訓啊!現在,舉國上下百廢待興,在這種情況下,陛下還要大興土木,您不學習明君的優點,卻繼承了昏君的缺點。這樣看來,陛下連隋煬帝都不如啊!”滿朝文武都為張玄素捏了一把汗。唐太宗沒有怪罪張玄素,反而十分欣賞他的勇氣,下令召見他。在朝堂之上,唐太宗問道:“你說我不如隋煬帝,那和夏桀、商紂比,我怎么樣呢?”大家都知道,夏桀和商紂是歷史上有名的無道昏君。張玄素不卑不亢地答道:“如果您真的翻修乾元殿,那您就是夏桀、商紂一樣的昏君。”唐太宗被他一心為社稷,將生死置之度外的勇氣打動了,不僅沒有懲罰他,還接納了他的諫言,又賞給他500匹絹。
 
歷史上,敢于直諫的大臣不在少數,但是像張玄素這樣能夠成功進諫,并得以名垂青史的幸運兒非常少。很多情況下,這些人沒有遇到明君,卻仍然堅持直諫,其下場是被殺或遭貶。比如關龍逄進諫被夏桀所殺,比干進諫被紂王剖心,韓愈反對迎佛骨被貶……他們都是犯了失言的錯。沒有看清說話的對象,而落得如此下場。
 
在現代社會中,說話已經成為一種藝術,不僅要看場合、看時機,也要看對象。上面所闡述的固然是對上級說話的藝術,在日常生活中和普通人的交談,即便是很親近的朋友也要注意這一點。比如你有兩個朋友,一個性格開朗,胸襟開闊,一個小肚雞腸,好斤斤計較。他們兩個在同一件事上都做得不對,你作為朋友,按理說是有責任糾正他們的行為的,但是具體到每個人的身上,情況并不一樣。對第一個人而言,你可以直言不諱地告訴他錯在哪里,該怎么做,他心里不會產生不快,還會很感激你,你這就是不失人。對第二個人你就不能想說什么就說什么,因為他很可能會因為你的一句話而生氣,這會影響你們之間的關系,這就是失言。
 
在社會中生存,與各種各樣的人打交道,每個人的性格都不一樣,一定要認清與你交往的對象,和不同的人說不同的話,否則,不僅會失人,還會失言。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