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亢問于伯魚曰:“子亦有異聞乎?”對曰:“未也。嘗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詩》乎?’對曰:‘未也。’‘不學《詩》,無以言。’鯉退而學《詩》。他日,又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禮》乎?’對曰:‘未也。’‘不學《禮》,無以立。’鯉退而學《禮》。聞斯二者。”陳亢退而喜曰:“問一得三,聞《詩》,聞《禮》,又聞君子之遠其子也。”

【原文】
 
16.13 陳亢問于伯魚曰①:“子亦有異聞乎?”對曰:“未也。嘗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詩乎?,’對曰:‘未也。’不學詩,無以言。’鯉退而學詩。他日,又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禮乎?’對曰:‘未也。’‘不學禮,無以立。’鯉退而學禮。聞斯二者。”陳亢退而喜曰:“問一得三:聞詩,聞禮,又聞君子之遠其子也②。”
 
【注釋】
 
①陳亢:姓陳,名亢,字子禽。伯魚:姓孔,名鯉,字伯魚,孔子的兒子。
 
②遠(yuàn):不接近,不親昵。
 
【翻譯】
 
陳亢向伯魚問道:“你在老師那里有得到與眾不同的教誨嗎?”伯魚回答說:沒有。他曾經獨自站在那里,我快步走過庭中,他說:‘學《詩》了嗎?’我回答說:‘沒有。’他說:不學《詩》就不會應對說話。‘我退回后就學《詩》。另一天,他又獨自一人站著,我快步走過庭中,他說:’學《禮》了嗎?‘我回答說:’沒有。‘他說:’不學《禮》,就沒法立足于社會。我退回后就學《禮》。我只聽到過這兩次教誨。陳亢回去后高興地說:問一件事,知道了三件事,知道要學《詩》,知道要學《禮》,又知道君子不偏私自己的兒子。

【解讀】
“詩”和“禮”是孔子教育學生的必修課目,他對自己的獨生子孔鯉的教育也是從此入手。這是孔子以身作則,“詩禮傳家”。

【名家品論語】

詩意的境界象征著已發展了內在方向感的青年人所具有的熱切和激動,用專門的術語來表示這種承諾就叫作“立志”。“立志”按其字面的意思就是“建立自己的志向”,必須要有一個存在的決斷,不僅是作為開端而且也是作為持續不斷實踐的保證,在儒家的文獻中這看法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因而,孔子堅決主張“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論語·述而》)。嚴格說來,除非一個青年人自覺地去履道,否則就沒有一個教師能強迫他去追求道。由于完全意識到特別是在青年人中“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論語·子罕》),所以孔子建議以學詩來引導人們協調他們的基本感情。他認為古典傳統中的“詩”除了其他一些作用外,還“可以興”、“可以群”、“可以觀”、“可以怨”。孔子進一步指出,如仔細研讀詩,不僅可以學會“邇之事父,遠之事君”,而且還能學到有關自然現象諸如鳥獸草木等知識(《論語·陽貨》)。反之,若不學詩就會“其猶正墻面而立也與?”(《論語·陽貨》)這樣他就是簡直不能向自我修養實現的方向邁出步履。學詩標志著履道的第一步,且是關鍵性的一步。
 
——杜維明《一陽復來》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