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曰:“祿之去公室五世矣,政逮于大夫四世矣,故夫三桓之子孫微矣。”

【原文】
 
16.3 孔子曰:“祿之去公室五世矣①,政逮于大夫四世矣②,故夫三桓之子孫微矣。”
 
【注釋】
 
①祿:俸祿,這里指政權。公室.諸侯的家族。

②逮(dài):及。四世.指季孫氏文子、武子、平子、桓子四世。
 
【翻譯】
 
孔子說:“國家政權離開了魯國公室已經五代了,政權落到大夫手中已經四代了,所以魯桓公的三家子孫都衰微了。”
 
【解讀】
 
破壞制度必然走向失敗
這一段文字是承接上一段文字而發的,上段文字中說到權力下移,導致政權不穩定、不長遠。此章繼續探討這個問題,指出“祿之去公室”“政逮于大夫”這些不合常理的行為,會導致政權的覆滅。當統治無道、政治失序之時,就會發生權力下移現象。中央喪失權威,必然會形成其他權勢集團。起初,中央權力可能還名存實亡,后來就會變得名義上也不存在了,照此發展下去,這個政權就消亡了。更可怕的是,如果對這種情況不加遏制,還容易形成惡性循環,致使悲劇不斷發生。基于這種認識,孔子做出了“三桓之子孫微矣”的預言,后來的歷史充分證明了孔子的前瞻性與歷史發展的眼光。
 
翻開春秋史,魯莊公死后,文公即位。魯莊公的兒子襄仲擔任要職,權傾朝野。文公即位后,他多次代表魯國出使齊、晉等強國,為魯國立下了汗馬功勞。憑借著這些功績,襄仲逐漸掌握了實權。另外,他還與魯文公的寵姬敬嬴關系非同一般。敬嬴請求襄仲協助自己,立自己所生的兒子公子餒為儲君。公元前609年,魯文公去世,襄仲殺死了文公正妻所生的公子惡與公子視,強行立庶出的公子餒為魯侯,這就是魯宣公。因為襄仲居于曲阜東門,故稱東門氏。東門氏專權,魯國進入“祿之去公室”的時代。
 
三桓就是指魯桓公之后孟氏、叔孫氏、季氏三家,他們是魯國公族,勢力強大,與東門氏之間從未停止過對權力的爭奪。但是,孟氏和叔孫氏的爭奪之戰都以失敗而告終,季氏當時的實力與襄仲相比,懸殊很大。季文子為了防止被襄仲迫害,采取了緩兵之計,表面上依附于東門氏,暗中壯大自己的實力。宣公八年,襄仲將死,安排兒子公孫歸父執掌魯國政權。這時,以季文子為代表的三桓實力已經非常強大了,而東門氏則日漸衰微。魯宣公開始依靠三桓的力量,比如聽從季文子的建議,推行初稅畝,開墾私田。這些制度得到了百姓的擁護,很多百姓都自愿依附于季氏,甚至出現了民不知君而只知季氏的現象。魯宣公感到公室受到威脅了,決意借晉國之力去三桓,于是派公孫歸父出訪晉國。但公孫歸父還沒有回到魯國,宣公就死了。季文子趁機把持國政,揭批當年襄仲殺嫡立庶之罪,朝中大臣也紛紛附和。公孫歸父在回國路上聽聞此事,嚇得逃到齊國去了。此后,季文子執魯國政,三桓隨之雄起。魯國進入了“政逮于大夫”的時代。
 
讀了歷史,我們可以看到不管是東門氏還是以季氏為代表的三桓,他們的行為都是對制度的破壞。誰掌握權力,掌握什么樣的權力,這些都是制度所規定的內容。一旦制度被破壞了,有沒有引起相應的注意,就會引發惡性循環。孔子所推崇的三代時期,權力的轉移是通過禪讓實現的,這是一種制度。三代之后,中央集權,權力是世襲的,這也是一種制度。不管是何種制度,只要堅持下去,就不會出大亂子,但是一旦制度被打破,不按照原來的路子走,就會出大問題。東門破壞制度,季氏效法奪其權;季氏藐視君主,家臣陽虎效法,對季氏發難作亂。破壞制度引發的惡果,毫厘不爽。
 
不管是一個國家,還是企業等其他組織,都要重視制度的嚴肅性。制度被破壞要及時彌補,不能讓破壞制度帶來的危害蔓延開來,更不能讓它形成一種惡性循環。否則,再偉大的事業,也會最終走向敗亡。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