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曰:“侍于君子有三愆:言未及之而言謂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謂之隱,未見顏色而言謂之瞽。”

【原文】
 
16.6 孔子曰:“侍于君子有三愆①:言未及之而言謂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謂之隱,未見顏色而言謂之瞽②。”
 
【注釋】
 
①愆(qiān):過失。

②瞽(guǔ):眼睛瞎。
 
【翻譯】
 
孔子說:“侍奉君子容易有三種過失:沒有輪到他發言而發言,叫作急躁;到該說話時卻不說話,叫作隱瞞;不看君子的臉色而貿然說話,叫作盲目。”

【解讀】
此章孔子談的是與君子交往中的適言問題。說話是一門藝術,把話說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里孔子給了我們一些有益的指導:說話應擇時擇人,視情況而定。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