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

 
【原文】
 
16.7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萬剛,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①。”
 
【注釋】
 
①得:貪得,包括名譽、地位、財貨等。
 
【翻譯】
 
孔子說:“君子有三件事應該警惕戒備:年少的時候,血氣還沒有發展穩定,要警戒迷戀女色;壯年的時候,血氣正旺盛,要警戒爭強好斗;到了老年的時候,血氣已經衰弱,要警戒貪得無厭。”
 
【解讀】
 
人生三戒
在這里,孔子談到君子有三戒,這三個方面以血氣盈虛為依據進行劃分,分別是戒色、戒斗、戒得。這三戒針對的是人的少年、壯年、老年三個階段容易出現的問題,因而也可以看作人生三戒。《淮南子·詮言》中有這樣一句話:“凡人之性,少則猖狂,壯則強暴,老則好利。”可以說,這是對孔子人生三戒思想的進一步闡述。
 
年輕的時候要戒色,是因為“血氣未定”,意思是說身心的發展都不健全。身體上,各個器官的發育不完全;心理上,識別能力和自制力還不夠強大,往往會經不住誘惑,進而沉湎女色,傷害身體。“戒色”中的色,主要是指女色。少年時期,氣血還不夠充盈,好色縱欲,必然會嚴重損害身體健康。歷史上,不少少年皇帝都是因為沉湎女色而早早駕崩的。像明朝正德皇帝、清朝的咸豐皇帝,都是因年輕時縱欲過度,只活了30來歲。當然,我們也可以對色擴大理解,將一切讓人看了賞心悅目的東西都視為色,比如華麗的衣服、裝飾、建筑、花鳥等。俗話說:“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好看的東西誰都喜歡,這本身并沒有錯,但是好色要有節有制,不能沉迷其中。
 
人到中年要戒斗。這里的斗也要作寬泛的理解,不能單純地理解為打架斗毆,還應包括心理上的爭強好勝,事事都要勝人一籌。到了壯年,體魄強健,知識的積累已經基本完成,經驗也相當豐富了,也有了相當的社會地位,因而就漸漸傲慢起來,喜歡處處爭勝。如果在官場,則喜歡排擠異己,爭奪權勢;如果在商場,則喜歡競爭于商戰,熱衷打壓對手;如果在學術界,則容不得他人對自己的觀點或看法提出質疑。當然,爭強好勝沒有錯,這有助于我們不斷地提高對自己的要求,實現自我完善。但是如果過頭了,時時處處,乃至事事都要爭強好勝,那就有害了。我們知道,世上沒有常勝將軍,即便是再強大,也無法保證事事都贏,何況我們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強。一旦失敗,很可能會一敗涂地,甚至是身敗名裂。即便勉強獲勝,也會四面樹敵,嚴重影響事業的發展。所以,人到盛年,應該保持一顆平常心,用理性約束自己,保持平和的心態,盡可能不參與爭斗。
 
到了老年要戒得,這在三戒之中是非常高明的一點。前面說過,少年時積累,到了壯年就要利用這些積累去工作、去奉獻,有勞就有得,因而可以獲得物質或者權力。到了年老體衰,不能去工作的時候,就不能創造財富了,權力也沒有了。這種反差會形成心理上的落差,有很多老年人不能適應,變得郁郁寡歡。還有一種情況,正是由于不能工作,靠兒女贍養,收入的來源受到了限制,這使得他們的心理和行為產生了一些變化。如此一來,有些老人就變得更加貪婪,會想盡一切辦法得到可能得到的東西;若是擁有地位或財富,就特別害怕失去。得則喜,失則悲。但是情緒上的大起大落,已經不是老年人所能承受的了,因而孔子說老年時應該戒得。要想戒得,就需要要保持一顆平常心,正確認識財富和權力。這些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貪多也沒有什么意義。如果能有這樣的境界,面對得失可能會從容一些。
 
雖然,孔子談三戒時,分別立足于人生的三個階段,但是我們應該認識到,“色、斗、得”對人生的各個階段都有害無益,都應該注意戒除,只不過在相應的人生階段危害尤其大,需要我們特別注意罷了。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