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道聽而涂說,德之棄也。”

【原文】
 
17.14 子曰:“道聽而途說,德之棄也。”
 
【翻譯】
 
孔子說:“把道路上聽來的東西四處傳說,是背棄道德的行為。”
 
【解讀】
 
道聽途說不可取
道聽途說,顧名思義,就是在道路上聽到,在道路上傳播的意思。可以用作名詞,主要指那些沒有經過驗證的信息,也就是傳聞的意思;也可以用作動詞,指對獲取的信息不加驗證就散播出去的行為。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周圍充斥著大量的信息,不管我們做什么事情,首先要做的就是信息的收集。要想獲取信息,有兩種途徑,一種就是自己親自去調查。另一種就是對他人已經掌握的信息采取“拿來主義”。在后一種方式中,獲取的信息里就存在道聽途說。如果未經證實就對那些從路邊聽到的小道消息深信不疑,并據此對人和事物做出判斷,就肯定會犯錯誤。
 
仔細分析道聽途說現象,我們發現,有時候,信息發出的源頭是沒有問題的,但因為信息在傳播過程中出了問題,真實的信息最終成了道聽途說。這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每個人的思維方式不一樣,因而在獲得信息后可能會依照自己的理解對信息做不同的加工,加工后的信息可能和原信息有出入,信息傳播的鏈條越長,參與加工的人數越多,與原信息的差異可能就越大;再者,人不是機器,人腦也不是電腦,這就注定了人會出錯,尤其是在口耳相傳中,信息的錯誤與缺漏的發生率更高,這是不可避免的,有時在傳播鏈條的末端,信息甚至會變得與原信息毫不相關。如果對這樣的信息不加驗證就信以為真,要想據此做出正確無誤的判斷與選擇,無疑是癡人說夢。
 
《呂氏春秋》中收錄了一個“穿井得人”的小故事。說宋國有一戶人家姓丁,由于家中沒有水井,飲用、洗涮、灌溉都要派專人到很遠的地方挑水。時間長了,丁家人覺得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就找人在家中打了一眼井。井打成之后,節省一個人力,丁家人非常高興,逢人便說:“我家打井,得到了一個人。”
 
慢慢地,這話就傳開了。一傳二傳就成了:“丁家打井,打出一個人來。”這可不得了,這件事馬上成了人們街談巷議的話題,還傳到了宋國國君耳朵里。宋國國君覺得很納悶,打井怎么能打出人來呢?于是派人去查明真相。丁家的人一聽哭笑不得,說:“我家打了口井,不用專門安排一個人擔水了,因而說‘得一人’,并不是說從井中挖出了一個人。”從這個小故事中,我們可以看到,信息在傳遞過程中會產生多么大的訛變,如果對道聽途說的信息都信以為真,危害是多么大。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管聽到什么傳聞,都要動腦筋想想是否合理。如果每個聽到“穿井得一人”的信息后,都去思考驗證,那么就不會鬧“井里挖出人來”的笑話了。退一步說,就算道聽途說的情況發生了,但是如果有人能及早站出來質疑,也能及時制止以訛傳訛的現象繼續發生。
 
道聽途說的現象之所以會發生,是人的惰性在起作用。聽到什么,懶得去驗證,想當然地認為,“應該沒錯吧”。恰恰相反,有的時候不但有錯,還錯得很離譜。如果很多人都不想驗證,以訛傳訛的情況就會發生,相信的人多了,惰性只增不減,假的也會變成真的,這種情況的后果相當可怕,想想三人成虎的故事就明白了。
 
鑒于道聽途說的嚴重后果,我們不僅不能不加驗證地聽信小道消息,更不能行道聽途說之事,散播小道消息,這兩種行為都被孔子明確地指為“德之棄”,是不可取的。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