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茍患失之,無所不至矣。”

【原文】
 
17.15 子曰:“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①;既得之,患失之。茍患失之,無所不至矣。”
 
【注釋】
 
①患得之:這里是“患不得之”的意思。這是當時楚地的俗語。
 
【翻譯】
 
孔子說:“那些鄙夫,可以和他們一起侍奉君主嗎?他們在未得到職位時,總是害怕得不到;得到職位以后,又唯恐失去,如果老是擔心失去職位,就會是沒有什么事做不出來的。”

【解讀】
此章孔子批評了當時一些在朝為官的人,他們一心只想貪祿保官,尚未得到時,唯恐得不到,不擇手段,以求能得到。得到后,又恐怕會失去,無所不為來保持不失。這其實說出了一切貪圖私利之人的痛處,這種人顯然是不稱職的。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