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舊谷既沒,新谷既升,鉆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則為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今女安,則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于其父母乎!”

【原文】
 
17.21 宰我問①:“三年之喪,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舊谷既沒,新谷既升,鉆燧改火②,期可已矣③。''子曰:“食夫稻④,衣夫錦,于女乎?''曰:“安。”“女安,則為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今女安,則為之!”
 
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于其父母乎?”
 
【注釋】
 
①宰我:孔子學生,名予,字子我,魯國人。
 
②鉆燧(suì)改火:古代鉆木取火,所用木頭四季不同。春用榆柳,夏用棗杏和桑柘,秋用柞,冬用槐檀,一年輪一遍,叫改火。
 
③期(jī):一周年夫(fú):那。
 
【翻譯】
 
宰我問:“父母死了,服喪三年,為期太久長了。君子三年不習禮,禮一定會敗壞;三年不演奏音樂,音樂一定會荒廢。舊谷已經吃完,新谷已經登場,取火用的燧木已經輪換了一遍,服喪一年就可以了。”孔子說:“喪期不到三年就吃稻米,穿錦緞,對你來說心安嗎?”宰我說:“心安。”孔子說:“你心安,就那樣做吧!君子服喪,吃美味不覺得香甜,聽音樂不感到快樂,住在家里不覺得舒適安寧,所以不那樣做。現在你心安,就那樣去做吧!”

宰我出去了,孔子說:“宰我不仁啊!孩子生下來三年后,才能完全脫離父母的懷抱。三年喪期,是天下通行的喪禮。宰予難道沒有從他父母那里得到過三年懷抱之愛嗎?”
 
【解讀】
 
孝是真誠的回報
在本章中,孔子再次講論孝道。這個話題是由孔子的學生宰予引起的,宰予就是當初“晝寢”被孔子斥為“朽木”的那個人。宰予來向老師請教父母去世,子女要為父母守孝的問題。宰予對當時喪禮規定的三年喪期很不滿意,覺得時間太長了。認為沒必要把時間浪費在形式上,一年就足夠了。他說人人都有父母,父喪母喪加起來就是六年。要把這六年好好利用起來,能做不少大事。這就是引發孔子論孝的導火索。
 
我們知道,孔子對孝道看得非常之重,他曾在《學而》篇中說:“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意思是對父母的孝與對兄弟的愛是求仁的根本,做不到這兩點,就不要奢望能夠成為仁者。在《憲問》篇中,還專門提到三年之喪在《尚書》中已有記載,可見由來已久。在本篇中又把三年之喪作為“天下之通喪”,上至皇帝,下至百姓,人人都得遵守這個禮數,這是理所當然。所以,孔子對宰我說法很不滿,內心認為他忤逆。即便宰我否定孔子的根本原則。他也沒有怒火,而是與宰予進行探討。他說:“父母死后一年,你就不服喪了。就開始吃喝玩樂,你這樣做能心安理得嗎?”宰予不假思索地說:“心安啊!有什么不安的。”這一下,孔子生氣了,憤怒地說:“你覺得心安,那你就做去吧,還問那么多干什么?反正真正的君子是不會像你那樣做的。”意思是說宰予所作的不是君子所為。宰予遭了老師一頓搶白,出門去了,孔子對學生們說:“宰予這人真是太沒有良心了。人一生下來,三年之內都要父母寸步不離地精心照顧,因此才規定在父母死后,為其守孝三年,為的就是報答父母的三年懷抱之恩。宰予連這三年都嫌長,那他三歲之后到獨立生活期間的這段時間,父母對他養育之恩,他就更無意回報了。”
 
我們在《憲問》篇中特意講到古代的喪制,講了它的尊重死者與重視人倫上的合理之處,但是也講到了他的弊端。宰予所談到的喪禮流于形式的問題也確實存在,如果每個人都為了走形式而浪費3~6年,必將會影響到整個社會的發展。后來,人們發現了這些不合理性,對喪禮進行了改革,大大縮短了喪期。與之相應,提出了要為父母服心喪三年的說法,以此來代替三年喪期。但是這并不表明當時孔子的堅持是錯誤的,這是時代造成的局限性。我們應該從這段文字中總結出這樣的觀點,即孝是發自內心的回報,而不是做給別人看的形式主義,這才是孔子的真正意義。細讀此文,我們就會體會出,真正讓孔子生氣的并不是宰予質疑三年喪期,而是宰予內心對孝的態度。
 
孝順父母,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烏鴉反哺,羊羔跪乳,動物尚且如此,身為萬物之靈的人類更應報答父母養育之恩。但是很多人對孝順父母的理解出現了誤區,簡單地將其理解為物質的回報,而不是情感的回報。而且,很少有人能像當年父母養育我們一樣無私地付出感情,他們所能做的,就是讓父母衣食無憂罷了。物質方面的回報當然是必要的,因為父母當年的付出換來了我們現在的成長,到他們不能再付出的時候,就該我們回報他們了。但是,有些人將孝道局限于此了,覺得給父母塞錢就夠了,別的什么也不管,這并不是真正的孝。把孝理解為塞錢的人,就是把孝形式化了。真正的孝道是發自內心地替父母著想,盡心盡力地滿足父母的需要。有時候,父母可能并不需要你為他們花多少錢,一句噓寒問暖的話就足夠了。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