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貢曰:“君子亦有惡乎?”子曰:“有惡。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惡勇而無禮者,惡果敢而窒者。”曰:“賜也亦有惡乎?”“惡徼以為知者,惡不孫以為勇者,惡訐以為直者。”

【原文】
 
17.24 子貢曰:“君子亦有惡乎①?''子曰:“有惡: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②,惡勇而無禮者,惡果敢而窒者③。''曰.“賜也亦有惡乎?'惡徼以為知者④,惡不孫以為勇者,惡訐以為直者⑤。”
 
【注釋】
 
①惡(wù):厭惡。
 
②流:晚唐以前的本子沒有“流''字。
 
③窒(zhì):阻塞,不通事理,頑固不化。
 
④徼(jiāo):偷襲。

⑤訐(jié):攻擊、揭發別人。
 
【翻譯】
 
子貢問:“君子也有憎惡的人或事嗎?,孔子說:“是有所憎惡的。憎惡宣揚別人過錯的人,憎惡身居下位而毀謗身居上位的人,憎惡勇敢而無禮的人,憎惡果敢而頑固不化的人。”孔子問:“賜,你也有憎惡的人和事嗎?”子貢說:“我憎惡抄襲他人之說而自以為聰明的人,憎惡把不謙遜當作勇敢的人,憎惡揭發別人的隱私卻自以為直率的人。”

【解讀】
此章通過孔子和子貢的對答,對有悖道德規范的四種人和作風不正的三種人作了揭露和斥責。由此可見,君子雖然博愛但也有所憎惡,并非是無原則、無是非地愛一切人的好好先生。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