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孫,遠之則怨。”

【原文】
 
17.25 子曰:“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孫,遠之則怨。”
 
【翻譯】
 
孔子說:“只有女子和小人是不容易相處的。親近了,他們就會無禮;疏遠了,他們就會怨恨。”
 
【解讀】
 
小人和女子的問題
這是《論語》中飽受爭議的一句話,歷代對此持批評態度的學者都說這是孔子對廣大下層勞動人民及女性的歧視。這是對孔子這句話的誤讀,首先,這句話中的小人并不是指從事生產活動的勞動人民,而是指“仆隸下人”。其次,孔子說這句話是有時代局限的,在孔子生活的時代,這是社會現實,孔子并沒有貶低誰,也沒有說謊話,而我們之所以對這句話大加詬病,是因為我們沒有生活在那個時代,以現代人的立場對這句話的正確性評頭論足,這是不科學的,因而也是有失偏頗的。
 
自從遠古時期,母系社會被父系社會取代之后,女性的社會地位就一落千丈,并長期居于男性之下,人類告別蠻荒、走進文明,女性的社會地位也沒有隨著文明的到來而有所浮動。女性地位有所上升,是從近些年的女權運動才開始的。幾千年男尊女卑的傳統觀念在人們心中根深蒂固,而男女平等的觀念還不足百年,我們用不足百年的男女平等觀念,要求兩千多年前的孔子,是不是太苛刻了?
 
雖然孔子曾多次強調治理國家要實行仁政,要愛民,但并不是說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不管是“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還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都揭示了一個觀念,即“各在其位,各安其事”。說白了就是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既不能偏離,也不能越位。封建社會的“三綱”,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在當時確實起到了規范社會秩序的積極作用,這其中揭示的是一種服從與被服從的關系。雖說人們在人格上是平等的,但社會分工上的差異使得領導與被領導的關系依然存在,這其中必須得有服從,否則社會生活就無法進行。故而,孔子不可能把地位低下者與君子等量齊觀。
 
在等級社會中,小人和女子由于其社會地位的局限,不可能有受教育的機會。在孔子退而講學之前,就算不是“仆人”的平民子弟也沒有受教育的機會。再加上活動范圍小,他們的視野非常狹窄,所知有限,思想水平與道德修養高不到哪去。從這一方面看,無知蒙昧、不知學習、不求上進的人,孔子也肯定不會對他們另眼相看。
 
孔子認為小人與女子難養,理由是“近之則不孫,遠之則怨”。先說小人,為生存身為人仆,吃飯穿衣仰仗所侍奉的主人,主人與他的“遠近親疏”影響到他的直接利益,因而他反應才會如此強烈。態度稍好,他們就耀武揚威起來,對主人加倍諂媚,距離太近了,往往會放肆而顯得無禮;對他不好吧,又會覺得受到冷淡,自然會對主人心生埋怨。至于女子難養,也是由女性的從屬地位造成的。在古代女性是沒有自我的,“未嫁從父,即嫁從夫,夫死隨子”,無論什么時候,女子都將身心全部寄托在男人身上,男人的態度如何,自然會引起她們強烈的情緒反應。你對她好,她自然要千倍萬倍地對你好,距離太近了有的人就吃不消了,就想要掙脫;她把你當作自己的一切,你疏遠了她,她就變得一無所有了,自然對你恨之入骨。可見,孔子說小人女子難養,并不是信口開河,事實也是如此。
 
經過深刻的分析,我們對這句話要作正確的理解,首先要有時代觀,站在孔子的立場上去理解,肯定這句話描述的社會現象是真實存在的。接著,也認識到,隨著社會的發展,孔子口中的“小人”與“女子”也發生了變化,經濟獨立了,人格也獨立了。
評論..
  • 全部評論(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