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張問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為仁矣。”請問之,曰:“恭、寬、信、敏、惠。恭則不侮,寬則得眾,信則人任焉,敏則有功,惠則足以使人。”

【原文】
 
17.6 子張問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為仁矣。”“請問之。”曰:“恭,寬,信,敏,惠。恭則不侮,寬則得眾,信則人任焉,敏則有功,惠則足以使人。”
 
【翻譯】
 
子張向孔子問仁。孔子說:“能夠在天下實行五種美德,就是仁了。”子張問:“請問是哪五種?”孔子說:“恭敬,寬厚,誠信,勤敏,慈惠。恭敬就不會招致侮辱,寬厚就會得到眾人的擁護,誠信就會得到別人的任用,勤敏則會取得功績,慈惠就能夠使喚人。”
 
【解讀】
 
行仁五要
孔子重視求仁,他門下的弟子也致力于求仁,如樊遲、顏淵、仲弓、司馬牛,以及本章提到的子張,都曾向孔子問過如何行仁。針對子張問仁,孔子的回答是,必須要做到恭、寬、信、敏、惠這五點,才能算作仁者。恭、寬、信、敏、惠,現在我們理解起來就是恭敬、寬容、誠信、勤敏、慈惠。這五點代表著道德修養的五個方面,如果能切實要求自己行此五者,就可以成為仁者。
 
“恭”與敬并不完全同義,一般說來,恭是外在的,敬是內在的。恭表現出來的對待他人的態度,往往是與內心的敬相輔相成的,也就是說只有內心誠敬,才能表現得恭。具體來講,要想做到“恭”,在對待他人時,就要有基本的尊重。不管對方的地位高低、能力強弱、富裕貧窮,都要平等對待。不能因為別人在某方面不如自己,就輕視別人,或者出言貶低別人。在交往中對他人的尊重,就是將對方的地位抬高,必然會使對方感到愉悅。這樣一來,別人也會報以同樣的態度,我們也就贏得了尊重。如果你對他人不恭,必然會引起他人的反感,在這種情況下,交際雙方都會遭受侮辱。如果采取恭的態度,就不會產生這樣的后果,這就是孔子所說的“恭則不侮”。
 
“寬”,是說做人要心胸寬廣。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以及大相徑庭的行為方式。因此,每個人都會遇到很多看不慣的人和事。遇到這種情況,有的人非常強勢,非要將對方同化才算罷休。有什么必要呢?有些事本來就有好幾種做法,還有,對一件事的看法,只要不牽涉大的原則性問題,各抒己見有什么不好呢?容得下與自己不同的觀點和看法,就是寬。更重要的是,面對別人的缺點和錯誤時,也要有一顆寬容的心,不要揪著別人的缺點和錯誤不放。如果能做到這一點,就會贏得很多人的好感,大家都愿意與之相處,這就是孔子所說的“寬則得眾”。
 
“信”就是誠信。關于誠信,孔子曾多次談到過,我們對它的理解也已經比較深刻了。在這里,孔子說“信則人任焉”,意思是,只有誠實守信,別人才能任用你。這個道理很好理解,偷工減料、無故誤工、遲到早退等都是不誠信的行為,如果有人這樣對付你,你會對這個有什么看法?就是這個人不靠譜,不可信,總之,把活交給他做你不放心。推己及人,如果我們經常犯這樣的毛病,怎么還指望被人重用呢?
 
“敏”,也就是反應快的意思。孔子說“敏則有功”,意思是反應快就容易立功。想想也是,同一件事,別人還沒想好怎么做,你已經圓滿地完成了,顯而易見,功勞肯定是你的。“敏”還有聰敏的意思,用這個意思也能解釋得通。一般來說,聰敏的人做事都講究方式方法,不是悶著頭苦干。很多時候,效率高不是因為苦干,而是因為用對了方法。而且反應快和聰敏是相通的,善于找到正確的方法并加以利用,就可以提高效率,使事情在更短的時間內完成,這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反應快。
 
“惠”就是施人以恩惠。這不是說要你站在救世主的立場上,以賞賜的態度對待別人;也不是說要毫無原則地討好別人,借此達到自己或許不太正當的目的。所謂施人以恩惠,確切地說應該理解成善待別人,盡己所能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只有善待別人,才能贏得別人的好感。贏得了別人的好感,別人才愿意和你合作,才愿意被你領導,才愿意為你做事。這就是孔子所說的“惠則足以使人”。
 
以上就是孔子所說的“行仁五要”,只有做到了這五點,才能稱得上真正的仁者。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