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干諫而死。孔子曰:“殷有三仁焉。”

【原文】
 
18.1 微子去之①,箕子為之奴②比干諫而死③。孔子曰:“殷有三仁焉。”
 
【注釋】
 
①微子:名啟,商紂王的同母兄弟。微子出生時,他母親還未被正式立為帝妻,紂是母親立為帝妻后所生,故紂得以繼承王位。

②箕子:紂王的叔父。紂王暴虐無道,箕子曾向他進諫,紂王不聽,箕子便假裝發瘋,被降為奴隸。

③比干:也是紂王的叔父。他竭力勸諫紂王,被紂王剖心而死
 
【翻譯】
 
微子離開了商紂王,箕子做了他的奴隸,比干強諫被殺。孔子說:“殷朝有三位仁人!”
 
【解讀】
 
行仁有不同的形式
我們知道,孔子將仁作為個人道德修養的最高境界,在他眼中,能稱為“仁人”的人鳳毛麟角,但并非沒有。在這里,孔子列舉了紂王時期的微子、箕子、比干三位大臣,指出他們是殷之“三仁”,既贊賞了他們的仁德,又為孜孜求仁的人們樹立了可貴的榜樣。
 
微子、箕子、比干都是殷紂時期的大臣,而且都是紂王的親戚。作為臣子,他們實在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商朝的大好江山就此葬送。他們覺得自己有責任有義務讓紂王迷途知返,讓商王朝的統治繼續下去。但是紂王對三人的勸諫不以為然,依然固我。在這種不可逆轉的大勢下,三人做出了不同的抉擇,那就是“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干諫而死”。孔子認為,他們的選擇雖然不同,但最終都成了為人稱道的“仁人”。由此我們可以看得出,求仁沒有固定的道路,也沒有固定的模式。
 
微子在數次勸諫而無果后,打算以死明志,但事到臨頭又拿不定主意,就去找德高望重的父師,請他為自己指點迷津。父師告訴他說:“如今商朝就要滅亡了,國君卻還在縱情聲色。老百姓的怨言也越來越多,這是非常可怕的現象。我勸你不要死,如果你的死能換來國君的悔悟以及商朝的復興,那可以去死。但是你也清楚,你的死并不能達促其驚醒,那為什么還要去死呢?但是你也不宜留在這里。因為商朝必定要滅亡的,你待在這里不過白白受人侮辱。我勸你還是出逃吧,既能保全自身,也落得干凈清白。”微子聽了父師這番話,就離開了紂王。微子無法力挽狂瀾,這是時代的悲劇,并不是微子的悲劇。既然不能從根本上改變時局,出逃就是上策。在那種情況下,遠離非仁,就是成仁,而且是以一種帶有策略性的智慧成仁。
 
比干比較耿直,而且他操守很好。不管紂王怎樣荒淫無道,他都把他當國君看,認為這是天命。而自己的天命呢?就是為人臣,就是輔佐紂王的,應該盡到為人臣的職責。他對微子出逃的行為并不贊同,說:“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爭。”認為忠誠商朝是自己的使命,即便因此而死,也是死得其所。終于,在一次勸諫中,他惹惱了紂王,被剖心而死。比干為國盡忠,被孔子贊為仁人。這是因為他具有伸張道義、將生死置之度外的大無畏精神。這種當仁不讓、寧折不彎的精神,合乎仁義大道。
 
微子的出逃和比干的被殺,讓紂王的另一個臣子箕子看清了現實,那就是紂王不可勸,商朝必滅亡。看到這個現實后,箕子沒有逃,也沒有死,他選擇了裝瘋賣傻。紂王看他對自己毫無妨害,就沒有殺他,而是把他囚禁起來了。箕子得以保全性命、忍辱偷生。在大多數人看來,箕子既沒有微子的果決,又沒有比干的正氣,實在是很窩囊。殊不知,這也是一種人生智慧,邦無道,君無道,就算有天大的才能也難以施展,還有可能因鋒芒太盛而招禍。不如收斂鋒芒,積蓄實力,等待時機。舍生取義固然高尚,但是如果舍生并不能取到義,那么舍生就毫無意義;相反,很多情況下,留住生命才能有機會去追求道義。果然,武王伐紂后,“釋箕子之囚”,并把他封到了朝鮮。
 
生是仁,死亦是仁,不管采取何種方式,只要心中想的是仁,怎么做都是求仁,都能達到成仁的目的。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