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沮、桀溺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子路曰:“為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是也。”曰:“是知津矣。”問于桀溺,桀溺曰:“子為誰?”曰:“為仲由。”曰:“是魯孔丘之徒與?”對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也,豈若從辟世之士?”耰而不輟。子路行以告,夫子憮然曰:“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

【原文】
 
18.6 長沮、桀溺耦而耕①,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②。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③?''子路曰:“為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是也。"曰:“是知津矣④。"問于桀溺,桀溺曰:“子為誰?”曰:“為仲由。”曰:“是魯孔丘之徒與?”對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⑤?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也⑥,豈若從辟世之士哉?''擾而不輟⑦。子路行以告。夫子憮然曰⑧:“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
 
【注釋】
 
①長沮、桀溺:兩位隱士,真實姓名和身世不詳。耦而耕:兩個人合力耕作。

②津:渡囗。

③執輿:執轡(攬著韁繩)。本是子路的任務。因為子路下車去問渡囗,暫時由孔子代替。

④是知津矣:這話是認為孔子周游列國,應該熟悉道路。

⑤誰以易之:與誰去改變它呢?以,與。

⑥而:同“爾",你,指子路。辟:通“避"。

⑦擾(yōu):播下種子后,用土覆蓋上,冉用耙將土弄平,使種子深人土里,鳥不能啄,這就叫擾。

⑧憮(wǔ)然:失意的樣子。
 
【翻譯】
 
長沮和桀溺并肩耕地,孔子從他們那里經過,讓子路去打聽渡口在哪兒。長沮說:“那個駕車的人是誰?”子路說:“是孔丘。”長沮又問:“是魯國的孔丘嗎?”子路說:“是的。”長沮說:“他應該知道渡口在哪兒。”子路又向桀溺打聽,桀溺說:“你是誰?”子路說:“我是仲由。”桀溺說:“是魯國孔丘的學生嗎?”子路回答說:“是的。”桀溺就說:“普天之下到處都像滔滔洪水一樣混亂,和誰去改變這種狀況呢?況且你與其跟從逃避壞人的人,還不如跟從逃避污濁塵世的人呢。”說完,還是不停地用土覆蓋播下去的種子。子路回來告訴了孔子。孔子悵然若失地說:“人是不能和鳥獸合群共處的,我不和世人在一起又能和誰在一起呢?如果天下有道,我就不和你們一起來改變它了。”

【解讀】
此章亦是隱者對孔子的勸喻,孔子尊敬這些避世隱居、潔身自好的人,同時也說明自己積極入世的理由。最后一段的回答反映了孔子希望天下清平,所以積極入世,及欲拯救斯民于水火的人道主義情懷。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