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張曰:“士見危致命,見得思義,祭思敬,喪思哀,其可已矣。”

【原文】
 
19.1 子張曰:“士見危致命,見得思義,祭思敬,喪思哀,其可已矣。”
 
【翻譯】
 
子張說:“士人看見危險肯獻出生命,看見有所得就想想是否合于義,祭祀時想到恭敬,服喪時想到悲痛,這也就可以了。”
 
【解讀】
 
士人立身之大節
子張》篇記述的是孔子弟子之言,雖然沒有一句話是通過孔子之口說出的,但無一不是對孔子思想的轉述與發揚光大。開篇第一段文字是子張所言,談論的是士人立身的大節問題,也是對孔子思想的闡發。子張在此章將著眼點落在“士人”,也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讀書人身上,但其所言“見危致命,見得思義,祭思敬,喪思哀”四點,并不僅僅局限于讀書人,而是所有追求個人完善、有求仁之心的人都應該依照著去做的。
 
“見危致命”是說在危急關頭,為了正義事業敢于挺身而出,就算為此獻出自己的生命也毫不顧惜,這里說的是一種能將生死置之度外的勇氣。孔子雖然主張“見危授命”、“仁者有勇”,但并不提倡毫無原則地以身涉險。所謂見危,即到了危機時刻,比如國家危亡、民族危亡,他人生命受到威脅等緊急關頭,此時,士人可以或應該選擇殺身成仁。翻開中華民族的歷史,可以看到很多歷史人物,比如近代史上抗擊外來侵略的關天培、陳化成等人,無不如此。見危致命一語,讓我們看到了子張的勇氣,看到了他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向我們傳達了一種勇于擔當的精神。如果一個民族沒有人愿意擔當,或者沒有人有勇氣擔當,那么這個民族是沒有希望的。
 
“見得思義”是儒家學問中最基本的原則之一。要想正確理解這句話,需要搞清“得”的含義。不論是權力、財富、美色或者是名聲,這些能滿足人們欲望的東西,都可以視為得。見得思義,就是說獲得這些一定要合情合理,強調個人欲望的滿足不以犧牲他人利益為代價。但實際情況卻是,很多人為了得到某件東西,滿足自己的私欲而不擇手段。這種行為很有可能損害他人或整個社會的利益。因而,強調見得思義非常重要,但是要想做到這一點卻非常不容易。畢竟,在名利、權色面前,能保持冷靜的人不能說沒有,但是的確不多,而能經得起名利權色考驗的人,無疑值得敬重。
 
“祭思敬,喪思哀”,都是從禮上說的。儒家對禮的看法是,禮不應該只停留在表面,而應該發自內心。不管是祭祀還是居喪,都應該從內心深處守禮,而不僅僅是講求儀式。這些禮儀是封建社會重要的社會制度之一,它們代表的是一種社會秩序,一種信仰。我們知道古禮是很繁冗的,祭祀禮法也不例外,寫下來恐怕就有厚厚一大本,如此復雜,要想不出錯,真的很難。如果內心不誠敬,就容易出錯,就算不出錯,也沒有什么了不起,不過是形式上做得好罷了。心里真的誠敬,就不容易出錯,就算出了錯,也不是有意為之,神靈也不會在意。喪禮當然也非常繁復,有很多講究,但所有的禮都是為了抒發內心的哀戚之情,如果內心沒有什么哀慟,禮做得再好也顯得假惺惺的。更有些人沒有哀戚之情,還故意將喪禮辦得奢靡豪華,違背了喪禮的本意。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