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為恭也,仲尼豈賢于子乎?”子貢曰:“君子一言以為知,一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綏之斯來,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原文】
 
19.25 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為恭也,仲尼豈賢于子乎?''子貢曰:“君子一言以為知①,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②,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③,綏之斯來,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注釋】
 
①知(zhì):通“智"。

②邦:諸侯統治的地區。家:卿大夫統治的地區。

③道(dǎo).同“導",引導,教化。
 
【翻譯】
 
陳子禽對子貢說:“你太謙恭了,仲尼豈能比你更有才能?”子貢說:“君子一句話可以表現出聰明,一句話也可以表現出不聰明,所以說話不可以不慎重。我的老師沒人趕得上,就好像青天無法通過階梯登上去一樣。假如老師得到國家去治理的話,說要立于禮,百姓就立于禮;引導百姓,百姓就跟著實行;安撫百姓,百姓就會來歸服;動員百姓,百姓就會協力同心。他活著時榮耀,死了令人哀痛,別人怎么可能趕得上他呢?”

【解讀】
此章也是子貢批評別人貶低孔子而抬高自己的問答錄。子貢衷心地敬慕愛戴孔子,在為孔子所作的辯護中,將孔子比作上天,活著時充滿榮光,死后令人懷念,別人是不可企及的。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