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可謂好學也已矣。”

【原文】
 
19.5 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可謂好學也已矣。”
 
【翻譯】
 
子夏說:“每天知道自己以前所不知的,每月不忘記以前所已學會的,可以說是好學了。”
 
【解讀】
 
求新溫故,才算好學
知識的獲得靠的是點點滴滴的積累,沒有捷徑可循,只能依靠勤奮和努力。雖然沒有捷徑,一些基本的學習方法還是可以借鑒的,子夏就提出了一種學習方法,即“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這個觀點,其實就是對孔子提出的“溫故知新”的闡發。這是一種最基本的學習方法,只有以其為前提,才能順利展開學習的過程,并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日知其所亡”,也就是求新,這是第一步。莊子曾說過:“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宇宙是無限的,而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在這短暫的一生中就算孜孜以求,你所能掌握的知識也是有限的。由此可見,學無止境。可以說,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會面臨未知的事物。既然這樣,就需要去學習。“日知其所亡”的意思是,只要是自己不知道的就要去求解。這個知識對整個社會或別的人來說可能并不是新知識,但是因為你對其無所知,就得抱著求新的態度去學習。而且社會每天都在發展,尤其是現代社會,信息已成為主要的社會元素,用日新月異來形容社會的發展速度一點都不為過。面對這樣一個社會,很有可能在短時間內就被時代遠遠地甩在了后面。因為在我們奮起直追的同時,社會也在發展,而且知識增加的速度比我們追趕的速度快得多。
 
“月無忘其所能”,也就是溫故,這是第二步。我們上面說過,學習是一個知識積累的過程,通過學習,人掌握的知識肯定是越來越多。這也是人求知的的目的,擴大視野、增長見聞。但是應該引起我們注意的是,知識的積累是大腦的記憶系統在起作用。記憶與遺忘是兩個對立的心理學概念,記憶是過去活動、感受、經驗等在人腦中留下的印象,而遺忘是將這種印象抹去的大腦活動,二者通過回憶機制聯系起來。如果某種信息能通過回憶再現,這種信息就表現為記憶,反之就表現為遺忘。我們學習知識,希望發揮作用的大腦機制是記憶而不是遺忘,只有通過記憶才能實現知識的積累。如果學到的東西很快就遺忘了,那先前學習所付出的努力就白費了,因為并沒有實現知識的積累。學到的知識會遺忘,這是一個必然,也是大腦的信息整理功能在發揮作用,但是,這并不是說我們對遺忘無能為力,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還學習干什么呢?要想實現知識的積累,就要通過人為的干預,強化記憶,削弱遺忘,最大限度地將所學固定下來。遺忘不可避免,常加復習能夠降低遺忘的程度,最終使所學在腦海中扎下根來。
 
如果能不斷地汲取新知識,又能牢牢記住舊知識,我們的知識儲備自然越來越多。我們知道,學習知識的目的不僅僅是記住這些知識,而是為了把它們用于實踐,來改造客觀世界,達到學以致用的目的。要想做到這一點,對學習的要求更高,不僅要學會、牢記新知識,而且要能深入理解知識之間的聯系,乃至現實與知識之間的聯系,進而用知識解決現實問題。做到這些,才算達到學習的目的。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