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學以致其道。”

【原文】
 
19.7 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學以致其道。”
 
【翻譯】
 
子夏說:“各行各業的工匠在作坊里完成他們的工作,君子則通過學習來掌握道。”
 
【解讀】
 
力學才能致道
百工成事與君子致道,都是通過自身的努力實現的。所以,子夏便借人們熟悉的百工成事來比喻抽象的君子致道。子夏強調成事的必備條件是個人努力不管是誰,不管他做什么,要想有所成就,就必須努力學習,只有這樣才能有所收獲,才能“成其事”。
 
子夏認為,君子所要做的事就是致道,也即修養美德,踐行大道。這是君子的核心任務,其他事情都是圍繞著這個中心,為這個中心服務的。要想致道,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學,除此之外別無他法。人非生而知之者,連孔子都自稱自己是學而后知,不學就不能明白事理,更別提致道了。非但要學,還要靜下心來,踏踏實實地學。當然,這里的力學不僅是閱讀先賢留下的經典,也不僅僅是靜坐修養,而是在具體的為人處世中踐行仁義之道。不管是事上待下,也不管是與朋友交往;不管是執行具體任務,還是解決某個問題,都要以仁的思想為指導,都要落實仁的原則,做到合情合理。這,便是儒家的力學。
 
現代社會,人心浮躁,肯踏踏實實埋頭搞學問的人不多了,學問也做得似是而非,致道已經不是他們做學問的初衷了,相比之下,名利成了他們真正追逐的目標。
 
相比之下,古人有很多學以致道的例子值得我們學習,可以幫助我們抑制內心的浮躁。宋代大文學家司馬光學習非常刻苦,經常手不釋卷。為了有更多的時間學習,他專門找了一節圓柱形的木頭做枕頭,還為其取名為“警枕”。枕著圓木睡覺,只要一翻身,圓木便會滾動,他就從夢中驚醒了,便立即起床挑燈夜讀。就這樣,還不滿十五歲,他就懂得圣人之道,“于書無所不通”。在讀書的同時,司馬光也積極修養自己的道德。據說在他年少時,有一次要給胡桃去皮,他和姐姐都去不掉。姐姐離開后,有位婢女用熱水燙掉了胡核皮。姐姐回來問他是誰想的辦法,他欺騙姐姐說是自己做的。父親知道后便嚴厲訓斥他:“小子怎敢說謊。”司馬光從此不敢再說謊話。后來,他把此事寫到紙上,鞭策自己杜絕謊言。司馬光認識到儉能養德,便志守淡泊,拒絕奢華。每有長輩送他華美的衣服時,他總在人去后把它脫下。司馬光科考得中,皇帝賞賜酒宴。同時赴宴的人都在頭上插滿鮮花,盡情嬉戲取樂,只有司馬光正襟危坐,也不戴花。同坐有人提醒說,這花是皇上賞賜,不可不戴,他才不太情愿地戴了一小朵。司馬光特別誠實,與他來往的人都不好意思耍心眼。當地有人做了違背道德之事,最怕的是讓司馬光知道了教育他。最終,他靠著力學實行得來的一身本事,官至宰相,實現了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大道。
 
現在很多人,往往搞不清力學與致道的關系。他們有成就一番事業的愿望,卻寄希望于貴人相助或者“天降大任”,而沒有想過通過自身努力收獲成功。還有一些人一味地埋頭學習,力學是做到了,卻不知學習是為了什么,或者是樹錯了目標、看錯了方向,朝著邪路上走去了。力學是致道的前提,致道是力學的目的,只有搞清楚了這一點,并為自己樹立正確的目標,才有可能真正成就一番事業。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