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

【原文】
 
2.11 子曰:“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
 
【翻譯】
 
孔子說:“在溫習舊的知識時,能有新的收獲,就可以當老師了。”

【解讀】
溫習舊知識可以得到新知
所謂“前事不忘,后事之師”,說的都是過去的事足以作為未來的老師,當然還有一個前提,那就是能從中獲得“新知”,而新知的獲得大多時候是建立在反復琢磨的基礎上的。

有位評論家說,少年時讀塞萬提斯的《堂吉訶德》會發笑,中年時讀了會思考,老年時讀了卻想哭。好的書經過反復閱讀后才會不斷轉化出新東西,意大利詩人但丁每天研究《圣經》;大文豪托爾斯泰把《新約福音》讀了又讀,最后可以長篇背誦下來;馬克·吐溫旅行時必帶一本厚厚的《韋氏大辭典》;白朗寧每天翻閱辭典,從辭典里面獲得樂趣和啟示……

當然,除了好書,別人的經歷、歷史事件等也都可作為我們的老師。但越是學習借鑒,越是要明確其新發展、新變化,一味地片面模仿學習不僅不可能創造出新的東西,反而容易導致自身的毀滅。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英國首相丘吉爾曾經說:“戰爭中的第一次戰斗都是獨特的,需要對實際情況作深刻的分析。最容易通向慘敗之路的莫過于模仿以往英雄們的計劃,把它用于新的情況中。”在戰爭史上,由于照搬前人經驗而喪師敗績的事例不勝枚舉。唐朝房官效法古制,用車戰制敵,被安史叛軍殺得一敗涂地。20世紀30年代的法軍統帥部,完全搬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經驗,在法西斯德國的閃擊下,一觸即潰。相反,那些被人稱道的成功戰例,都無不具有驚人的創新之舉。

秦朝滅亡后,項羽和劉邦又展開了一場戰爭,這就是后來的楚漢相爭。

公元前205年,劉邦手下的大將韓信偷襲魏王豹,滅掉了魏國。10月,劉邦又派他與張耳率幾萬軍隊向東挺進,準備攻擊趙國。韓信的部隊要通過一道叫井陘的山口,井陘口地勢極為狹窄,易守難攻。趙王趙歇和趙軍統帥陳余立刻在井陘口聚集20萬重兵,嚴密防守。

趙王手下的謀士李左車對大將陳余說:“韓信這次出兵,一路上打了很多勝仗,可謂是一路威風,現在他又乘勝遠征,企圖攻下趙國,其勢銳不可當。不過,他們運送糧食需經過千里跋涉,路途遙遠。現在我們井陘山路狹窄,車馬不能并進,漢軍的糧草隊必定落在后面。只要您暫時給我3萬人,我從小道出擊,攔截他們的武器糧草,斷絕他們的供給,如此漢軍不戰死也會餓得半死。你在這里堅守要塞,不與他們交戰,他們前不能戰,后不能退,用不了幾天我們就可活捉韓信。”但大將陳余不聽,仗著兵力眾多,堅持要與漢軍正面作戰。

韓信聽聞這一消息后,非常高興。隨即命令部隊在離井陘30里的地方安營,到了半夜,讓將士們吃些點心,告訴他們打了勝仗再吃飽飯。然后,他派出兩千輕騎從小路隱蔽前進,命令他們在趙軍離開營地后迅速沖入趙軍營地,換上漢軍旗號;接著韓信又派出1萬人沿河岸背水擺開陣勢。背水歷來是兵家絕地,一旦背水,非死不可。陳余得知消息,大笑韓信不懂兵法,不留退路,自取滅亡。

到了天明,韓信率軍發動進攻,雙方展開激戰。不一會,韓信、張耳假裝敗退,向河岸陣地靠攏。陳余則指揮趙軍拼命追擊。這時,韓信命令主力部隊出擊,背水結陣的士兵因為沒有退路,也回身猛撲敵軍。這時預先埋伏的兩千輕騎兵,見趙軍傾巢出擊,立即飛奔馳入趙營,拔掉趙國的全部軍旗,換上漢軍的紅旗。

趙軍無法取勝,正要回營,卻忽見營中已插遍漢軍旗幟,驚恐之下,四散奔逃。這時漢軍兩面夾擊,趙軍大敗。陳余被殺,趙王也被俘獲。慶祝勝利時,將領們問韓信:“兵法上說,列陣可以背靠山,前面可以臨水澤,現在您讓我們背靠水排陣,還說打敗趙軍再飽飽地吃一頓,我們當時不相信,然而竟然取勝了,這是什么原因呢?”

韓信笑著說:“這也是兵法上有的,只是你們沒有注意到罷了。兵法上不是說‘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嗎?如果是有退路的地方,士兵都逃散了,怎么能讓他們拼命呢!”

韓信身經百戰,熟讀兵書,能夠從舊有的知識和經驗中提煉出制勝的關鍵,因此把握了戰機,以新奇之術取得了戰役的勝利。也就是說,韓信的背水之戰雖看似出新出奇,但這種新也是由舊知識、舊經驗孕育而來的。溫故知新,這既是智謀者出眾的地方,也是每個人當學習的能力。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