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由,誨汝,知之乎!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原文】
 
2.17 子曰.“由①!誨汝,知之乎②?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注釋】
 
①由:孔子的高足,姓仲,名由,字子路,卞(故城在今山東泗水縣東五十里)人。
 
②知:作動詞用,知道。
 
【翻譯】
 
孔子說:“由啊,我教給你的,你懂了嗎?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這才是真正的智慧!”
 
【解讀】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孔子在本章中闡明了對待學習時應當持有的態度,即“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反映出了孔子實事求是的科學求知態度。他覺得,對待任何事情都應謙虛誠懇,知道的就說知道,不能不懂裝懂、自欺欺人。
 
子路其人,為人比較直爽,說話有點口無遮攔。孔子在此處與他的對話,也有些許的呵斥成分。這是孔子有針對性的教育,是他“因材施教”的又一例。
 
孔子告訴子路,做學問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千萬不能不懂裝懂,否則吃虧的還是自己。做學問應當保持著謙虛的態度,天下的知識何其豐富,沒有哪一個人可以掌握所有的知識,總會碰到一些不懂的問題。人不懂并不可怕,也不可恥,但若不敢承認自己不知道的東西而強裝知道,這就有些不知羞恥了。人們只有虛心地向別人學習,不恥下問,才能不斷地進步。
 
做學問的過程中有許多困難,如我們很難分清自己知道什么和不知道什么,而不知道我們不知道什么則是治學時最難的地方。在《莊子·齊物論》中有一段關于嚙缺和王倪的問答,其中王倪的回答就很誠懇。當時嚙缺一共問了王倪三個問題,第一個:萬物是不是有著共同的標準?王倪答道:我怎么知道!第二個:你知道你不知道什么嗎?王倪說:我怎么知道!第三個:萬事萬物均不相通嗎?王倪依然答道:我怎么知道!對于這三個問題,王倪的答案都一樣,均是不知。雖然他也想試著講講自己的看法,可他確實不知道,只有如實回答了。王倪雖然沒有答上一個問題,但是他的誠懇卻讓嚙缺興奮不已,因為他知道王倪是真心向他求學的。曾有心理學家指出,那些平時動不動就喜歡說“我知道”的人,很不受歡迎,因為他們給人的感覺通常都比較虛偽、不真實。敢于說“我不知道”的人則顯得誠實許多,也更受人們的歡迎。
 
孔子所以強調何為知與不知,就是為了能讓絕大多數的人明白“學而知之”的道理。只有勇于承認自己的無知,才能看到自己的不足和疑惑,知道如何學習和質疑。而掩飾自己的“不知”,只會遮蔽住我們的雙眼,失去對事物的準確判斷,尋求不到真正的智慧。只有堅持“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的學習態度,才能破除求學路上的重重障礙。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說起來相當容易,可是真要做起來的話卻是難上加難。對于為政者而言,更需注意這方面的問題,雖然身處高位,但也不能事事盡知。因此,為政者在作決定之前,最好能夠得到多方論證以后再行實施,減少犯錯的概率。倘若為政者只憑主觀臆斷而無視他人的意見,就是對大眾的不負責,實非合格的領導者。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