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張學干祿。子曰:“多聞闕疑,慎言其余,則寡尤;多見闕殆,慎行其余,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

【原文】
 
2.18 子張學干祿①,子曰:“多聞闕疑②,慎言其余,則寡尤③,多見闕殆④,慎行其余,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
 
【注釋】
 
①子張:孔子的學生,姓顓(zhuān)孫,名師,字子張。干祿.謀求祿位。
 
②闕疑:把疑難問題留著,不下判斷。闕,通“缺”。
 
③尤:過失。
 
④闕殆:與“闕疑”對稱,同義,故均譯為'懷疑”。
 
【翻譯】
 
子張請教求得官職俸祿的方法。孔子說:“多聽,把不明白的事情放到一邊,謹慎地說出那些真正懂得的,就能少犯錯誤;多觀察,不明白的就保留心中,謹慎地實行那些真正懂得的,就能減少事后懊悔。言語少犯錯誤,行動很少后悔,自然就有官職俸祿了。”

【解讀】
孔子這段話是回答子張怎樣能夠做好官。孔子教導學生要慎言慎行,言行不犯錯誤。他認為,身居官位者,要說有把握的話,做有把握的事,這樣可以減少失誤,減少后悔,這是對國家對個人負責任的態度。當然,這里所說的并不僅僅是一個為官的方法,也是立身于社會的基本原則。這也表明了孔子在知與行二者關系問題上的觀念。孔子并不反對他的學生謀求官職,但是主張要把官做好,還要做好官。

孔子一生周游列國,雖沒怎么受到諸侯國君的重用,但他論為政為官的言論卻還是為從政者所重視和推崇的。他弟子三千,其中有好些就是專門向他學習求官為官之道的。在學有所成的七十二賢人中,就有不少在政治上很有作為,子張就是其中之一。子張比孔子小四十八歲,正是年輕有為、意氣昂揚的時候,便很坦率直接地問老師怎樣求得官職。孔子也不迂腐,耐心地教他該怎樣做,因為年輕人容易果敢有余而不夠細心,所以孔子一再強調要慎言慎行,做到言語少錯誤,行動上少有懊悔,官祿自然在其中了。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