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公問曰:“何為則民服?”孔子對曰:“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

【原文】
 
2.19 哀公問曰①:“何為則民服?''孔子對曰:“舉直錯諸枉②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
 
【注釋】
 
①哀公:魯國國君,姓姬,名將,魯定公之子,在位二十七年,“哀”是謚號。
 
②錯:同“措”,安置。諸:“之于”的合音。枉:邪曲。
 
【翻譯】
 
魯哀公問道:“我怎么做才能使百姓服從呢?”孔子答道:“把正直的人提拔上來,使他們位居不正直的人之上,則百姓就服從了;如果把不正直的人提拔上來,使他們位居正直的人之上,百姓就會不服從。”
 
【解讀】
 
任人唯賢才是關鍵
孔子認為,為政者,尤其是君主,在選拔人才時應唯賢是舉,遠離小人,樹立起良好的道德標準,讓老百姓真心順服。孔子提出的這種治國思想,也為后世挑選官員確立了新的標準,即任人唯才與德。孔子在此處論政,其中心是用人的問題。
 
魯哀公向孔子求教治國的方法,問他作為君主應當如何去做才能讓百姓信服自己。其實,魯哀公的這種疑惑也是歷代君主最關心的事情。只有認真地看待這個問題,才能找到解決的方法,真正地理解孔子所給出的答案的含義。
 
孔子的答案簡潔明了:“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他告訴魯哀公,君主在用人之時,應當多任用和提拔那些賢能之人,這樣一來,民心自然就能歸順了,國家也會得到安定和團結。作為君主,若是錯用了小人,讓一些心術不正之人得志,就是顛倒了用人之道,違背了人民大眾的意志,自然會遭受到百姓們的非議。孔子的這一思想,成為后世君主選才治國的重要指導思想。三國時,蜀國丞相諸葛亮北伐中原,臨行前上表囑咐后主劉禪:“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后漢所以傾頹也。”諸葛亮的這一觀點,正是對孔子思想的繼承。孔子的這種政治主張,即便是放到現代,對提拔和任命官員依然有著重要的借鑒意義。
 
考察歷史不難發現,中國古代屈指可數的幾個盛世,都與重用賢才有關系。眾所周知的“貞觀之治”,正是唐太宗君臣共同努力的結果。唐太宗即位后,先后任用了房玄齡、杜如晦為相,任命李靖、李、侯君集等人為將,任用魏徵等人為諫官,才造就了輝煌燦爛大唐盛世。“開元盛世”的出現,也是賢才治國的結果。唐玄宗任用姚崇、宋璟、韓休、張九齡為相,國家走向繁榮昌盛。后來,他任用欲壑難填、擅長玩弄權術的李林甫和楊國忠為相,不僅國家迅速走向衰落,而且釀成了安史之亂的滔天巨禍,幾乎葬送了唐王朝。
 
在孔子看來,為政者若是想盡一切辦法,通過各種權術讓百姓臣服于自己,是霸道而不是王道。在這種統治下,百姓只是迫于高壓或攝于利誘不敢反抗,根本就不是統治者的長久之計。而王道,則是利用道德規范令百姓自然地順從,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擁護,這樣的國家才是穩固的。當時魯國的政局混亂,朝政大權旁落,孔子也是借此婉轉地指出了哀公的用人不當。
 
現實中,“舉直錯諸枉”的為政之道誰都明白,但要做到這一點卻很少。領導者想要真正取信于民,讓他們信服于自己的管理,就必須有切實的行動,真正重用那些正直的人,遠離奸佞小人的蠱惑。只有這樣,才能營造出清明的政治,保證社會的安定和民眾的安居樂業。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