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儉乎?”曰:“管氏有三歸,官事不攝,焉得儉?”“然則管仲知禮乎?”曰:“邦君樹塞門,管氏亦樹塞門;邦君為兩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禮,孰不知禮?”

【原文】
 
3.22 子曰:“管仲之器小哉①!”或曰:“管仲儉乎?”曰:“管氏有三歸②,官事不攝③,焉得儉?、然則管仲知禮乎?"曰:“邦君樹塞門④,管氏亦樹塞門。邦君為兩君之好,有反坫⑤,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禮,孰不知禮?”
 
【注釋】
 
①管仲:名夷吾,齊桓公時的宰相,輔助齊桓公成為諸侯的霸主。
 
②三歸:三處豪華的公館。
 
③攝.兼任。
 
④樹:樹立。塞門:在大門囗筑的一道短墻,以別內外,相當于屏風、照壁等。
 
⑤反坫(diàn):古代君主招待別國國君時,放置獻過酒的空杯子的土臺。
 
【翻譯】
 
孔子說:“管仲的器量太小啦!”有人問:“管仲節儉嗎?”孔子說:“管仲有三處豪華的公館,他手下的人從不兼職,怎么能稱得上節儉呢?”“那么管仲懂禮儀嗎?”孔子說:“國君在宮門前立了一道影壁,管仲也在自家門口立了影壁;國君設宴招待別國君主、舉行友好會見時,在堂上設有放置空酒杯的土臺,管仲宴客也就有這樣的土臺。如果說管仲知禮,那還有誰不知禮呢?”
 
【解讀】
 
量小非君子
之所以認為管仲“器小”,孔子有兩點依據,一是管仲缺乏節儉的美德,二是管仲不遵禮制。在孔子的政治思想中,禮制居于至高無上的地位,管仲不遵禮制,當然稱不上君子。在古代道德評價中,節儉占有很大的分量,而管仲生活奢侈,故而受到孔子批評。有人也許會問,遵禮和節儉與“器小”有何關系?在孔子看來,遵禮是對傳統和制度的敬畏,節儉是對自己欲望的約束,越禮必然狂妄,奢侈必然放縱,狂妄放縱的人肯定偏狹,容不下不同思想和持不同意見的人,故曰“器小”。器小之人,固然可以憑才干成功于一時,但很難廣采博納,建立起為后世效法的制度。的確,管仲輔佐齊桓公建立了偉大功業,但是,在他死后,齊國便人亡政息了。也就是說,管仲并未為建立一套真正的能使齊國長治久安的制度。孔子說他器小,可不是隨便說說而已。
 
在古時,人們對于“器量”二字非常重視。因為,它不僅是為人之道,也是為官之道,是一種處世的哲學。向我們大家所熟知的圣明之君、賢達之臣、聰慧之士,無一不是器量大度之人,并因此成就一番事業。但是,像一些器量狹小之人,由于不能容人容事,等著他們的多是人生和事業上的雙重失敗。
 
當唐高祖還在位時,魏徵任太子洗馬,是太子李建成的心腹。他見李世民暗中與太子爭奪皇位,就勸太子先下手為強,早作打算。后來,經過玄武門之變,李世民當上了皇帝,便將魏徵召來,責問他為何挑撥自己與太子的關系。雖然眾同僚皆為他擔心,但是魏徵卻從容地回答道:“太子若是聽了我的話,哪里會有今日之禍。”李世民聽聞此言,便覺得魏徵是個難得的諍臣,便升他為諫議大夫,他們之間的軼事也被傳為美談。兩人原本是互相對立的敵人,但唐太宗卻能盡釋前嫌,表現出了恢宏的氣度和開闊的心胸,這也是他能成為千古一帝的重要因素之一。
 
其實,將此道理放到現代依然適用,做領導的若是沒有容人之量,打擊持不同意見的人,雖然有時能稱心遂意,但最后也難免會落個人才散盡,哪里還有大業可成?反觀那些器量大、能容人的領導就應另當別論了。他們有著寬宏大量的美德,不僅能夠廣納天下英才,甚至還能化敵為友。試問,有著如此心胸的領導,何愁大事不成!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