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謂《韶》:“盡美矣,又盡善也。”謂《武》:“盡美矣,未盡善也。”

【原文】
 
3.25 子謂《韶》①:“盡美矣②,又盡善也③。”謂《武》④:“盡美矣,未盡善也。”
 
【注釋】
 
①《韶》:相傳是舜時的樂曲名。
 
②美:指樂曲的聲音美。
 
③善:指樂曲的內容美。
 
④《武》:相傳是周武王時的樂曲名。
 
【翻譯】
 
孔子評論《韶》,說:“樂曲美極了,內容也好極了。”評論《武》,說:“樂曲美極了,內容還不是完全好。”
 
【解讀】
 
國樂當盡善盡美
仁德的內容和蘊含就是善,而好的表現形式和手段就是美。也就是說,如果能將藝術的內涵和表現形式完美地結合起來,就是盡善盡美。虞舜時期的《韶》樂,有著渾厚的道德基礎,而且形式完美,是盡善盡美的。但是,到了周武王時期的《武》樂,雖然在形式上也是完美的,可是在道德基礎上卻存在著缺憾,只有盡美沒有盡善。由此可知,孔子所期待的社會,應當是個完美的、盡善的、和平的,沒有暴力的理想社會。
 
在孔子看來,禮樂制度的核心在于“仁”。如果失去了這個核心,禮樂就沒有什么價值了。他曾經說過,“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也就是說,人不仁不可以談及禮樂。而真正的仁者之樂,必然是盡善的。這種“仁”的音樂能夠陶冶人的性情,提高人的修養,最終可以用來鞏固統治,并使社會安定。
 
在禮樂制度較為完備的三代,統治者對音樂是十分重視的,所以都以政府的名義制作大型樂舞,用于國家大典。這種樂舞,必然反映著統治者的意志和治政心態。舜靠美德受禪天下,以仁德治理天下,那么,在他主持下制作的大型樂舞,必然反映著他對仁德重視和對民眾的關愛。這種內在的精神,就是孔子所說的“善”,而樂音的悅耳,則是孔子所說的“美”,所謂“盡善盡美”,就是對音樂內涵和表現形式的高度贊美。
 
武王推翻商朝統治,畢竟是武力征服,雖有其不得已之處,但還是沾染上了暴力和鮮血,在道德上存在著污點。周武王崇尚武力,這一點必然會在他主持制作的樂舞中反映出來,這種蘊含在音樂中的暴力思想,與“仁德”是背道而馳的,故曰“未盡善”。我們再看后代,唐朝建立以后,在唐太宗李世民的主持下,唐代宮廷樂師制作了大型樂舞《秦王破陣舞》,其間充滿金鼓之聲和殺伐之氣,如果讓孔子評價,肯定說它“不善”。
 
這種體現在音樂之中的統治思想,必然會對君主們的治政方略乃至治下民眾的潛在心理產生影響。崇尚仁德,君主就會心存仁愛,民間會形成良善風俗,有利于長治久安;崇尚暴力,君主就會喜歡暴政,民間也會有暴戾之氣,社會容易出軌。西周末年,厲王暴政,最終導致國家覆亡。唐朝時期,社會崇尚軍功,邊將安祿山欲壑難填,起兵發動安史之亂,大唐由盛轉衰。這兩個朝代國樂中有不善的暴力內蘊,最終又都因暴力而衰亡。禮樂之于國家的意義,來不得半點含糊,故求盡善盡美。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