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居上不寬,為禮不敬,臨喪不哀,吾何以觀之哉?”

【原文】
 
3 .26 子曰.“居上不寬,為禮不敬,臨喪不哀,吾何以觀之哉!”
 
【翻譯】
 
孔子說:“居于統治地位的人,不能寬宏大量,行禮的時候不恭敬,遇喪事時不悲傷哀痛,這個樣子,我怎么看得下去呢?”
 
【解讀】
 
禮是一種可操作的政略
在很多人眼里,禮制是一套煩瑣的儀式,在政治運作中沒什么實用價值。這其實是對禮制的誤解,禮制不僅是精深思想和完善儀式的結合體,更是一種具有操作價值的政略。孔子在強調完禮制的重要性之后,特意在此舉例論述,禮制可以作為政略使用。
 
孔子強調,居于上位的領導者,為政宜寬,執事宜敬,臨喪宜哀,這就是禮制在治政中的具體運用。其中,為政宜寬和執事宜敬,具有很強的實用價值和指導意義。這里所謂的“寬”不僅指寬仁的政策,還應包括領導者做人眼界和胸襟的開闊。如果為政嚴苛,為人精明,必然使人畏懼,離心離德。若是沒有寬容的胸襟,眼界狹隘,領導者就很難吸引人才,不會有大的作為。
 
東漢末年,袁紹與曹操二人在政略、用人等方面,就有著鮮明的區別。我們先說袁紹,他在表面上是有些小聰明,但其本質上卻是個刻薄猜忌、器量狹窄的人。他雖然喜歡招攬賢才,卻很少聽取他們的合理建議。在官渡之戰失敗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反省檢討自己的失誤,而是為了顧及自己的顏面,殺死了多次勸諫他不要攻擊曹操的參謀田豐。而曹操則與之相反,他在寬以待人這一方面做得很好。比方說,他寬恕了曾經背叛并殺死他兒子曹昂、侄兒曹安民和大將典韋的張繡,并與其結為姻親,終生優禮有加。官渡之戰后,他寬恕了與袁紹暗通款曲的朝廷官員,在極大程度上獲得了廣大士人和軍民的擁戴。此外,他還任命了寫檄文大罵自己的陳琳,與其盡釋前嫌。曹操的策略,是典型的居上以寬,其效果有目共睹。可見,居上以寬的政略有時比絕對的政治或軍事力量還要有用,居上者倘若能夠明白這一點,何愁天下不會太平。
 
作為“居上”者若是沒有寬宏的度量,就不會有開闊的胸襟和遠大的目光,當然也就無法領導屬下獲得事業上的成功。此外,為禮以敬也很重要。有些領導者,表面溫良謙和、禮貌備至,但是其內心卻沒有半點兒誠意。誰都不是傻子,你是真心實意,還是虛情假意,大家心里明鏡似的。領導者若能真正禮敬臣下,做臣子的多半會誓死效忠。如果得到下屬和民眾的真心擁護,沒有做不成的事。
 
“禮”固然有其煩瑣的一面,但其珍貴的精神價值不可忽視。同時,作為領導者,如果能精熟禮制,就會心領神會,能夠融會貫通,從禮制之中找到很多有效的政治策略和管理方法,能有效推進事業的發展和進步。禮之義,深矣;禮之用,大矣!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