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

【原文】
 
5.15 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①?''子曰:“敏而好學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
 
【注釋】
 
①孔文子:衛國大夫,姓孔,名圉(yǔ),“文”是謚號。
 
【翻譯】
 
子貢問道:“孔文子為什么謚他‘文’的稱號呢?”孔子說:“他聰明勤勉,喜愛學習,不以向比自己地位低下的人請教為恥,所以謚他‘文’的稱號。”

【解讀】
學習要不恥下問
不以向地位、身份比自己低的人請教學問為恥,兩千多年以來,無數學者、先賢一直在踐行著這一點。泰山不讓寸土而成其大,江河不捐細流而就其深,學習也是一樣,唯有不讓寸土、不捐細流,最終才能取得一方成就。

東漢末年杰出的醫學家華佗,字元化,沛國譙縣(今安徽省亳州市)人。三國著名醫學家。一生行醫各地,聲譽頗著,在醫學上有多方面的成就,精通內、外、婦、兒、針灸各科,對外科尤為擅長。

華佗少時曾在外游學,鉆研醫術而不求仕途,行醫足跡遍及安徽、山東、河南、江蘇等地。在他功成名就之后,仍然謙虛好學。

一次,華佗給一個年輕人看病,經望、聞、問、切之后,認為患者得了頭風病,可是他一時又拿不出來治療此病的藥方,急得束手無策,病人也很失望。

后來,這位病人找到一位老醫生,很快就把病治好了。華佗聽后很是慚愧,便打聽到老中醫的住處,決心去拜師學藝。但華佗當時名噪四方,唯恐老中醫不肯收他為徒,于是改名換姓,來到老中醫門下,懇求學醫。老中醫見華佗心誠,就收他為徒。

從此,華佗起早貪黑,任勞任怨,虛心好學,終于獲得了治頭風病的絕技。當華佗滿師歸來時,這位老中醫才明白眼前這個徒弟就是名醫華佗,他一把拉住華佗的手說:“華佗啊,你已是名揚四海,為何還要到我這里受苦?”華佗把來意告訴了老中醫,并說:“山外有山,學無止境。人各有所長,我不懂的地方就應該向您學習。”

在文學方面,不恥下問的事例就更多了,這從不少“一字師”的例子就可看出。

所謂“一字師”,就是改一個字的老師。他給你的詩文改一個字,你就尊他為師。這里有文人的風雅謙遜,但更多的是對學問及老師的敬重。

唐五代“詩僧”齊己,寫過一首題為《早梅》的詩,其中有兩句是“前村深雪里,昨夜數枝開”。詩人鄭谷讀后提意見說,“數枝”就不算“早”了,不如改為“一枝”。齊己覺得言之有理,當即拜他為“一字師”。后來很多人也都認為“數”改為“一”好,但郭沫若先生卻認為,齊己寫早梅用的是白描手法,不加渲染烘托,是怎么回事就怎么回事,“數枝”沒什么不好,因此,“改固可,不改亦未嘗不可”。一個推敲語言,一個尊重事實,都能夠言之成理。

元代詩人薩天錫有兩句詩:“地濕厭聞天竺雨,月明來聽景陽鐘。”很多人都贊譽有加,唯有一個不知名的老者含笑搖頭。薩天錫求教,老者說:“此聯雖好,只是‘聞’‘聽’二字意思重復,‘聞’宜改為‘看’。”并說唐人有“林下老僧來看雨”的名句。薩天錫即俯身叩首拜為“一字師”。“聞”改為“看”,不但避免了重復,而且“看”比“聞”更直觀,因而更能表現“厭”的情緒,妙!

學海無涯,所有以學問和知識為目標的人,都應該以得到老師指點為喜,至于老師的身份地位,真的不重要。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