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原文】
 
7.30 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翻譯】
 
孔子說:“仁德難道離我們很遠嗎?只要自己愿意實行仁,仁就可以達到。”
 
【解讀】
 
修身養性得自覺
孔子在本章中再次強調了修養靠的是自覺。“仁”是內在的品德,外在的情感表現為關懷、仁愛他人。如果一個人真想成為仁者,只要其內在自覺地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就一定能夠做到,因為“仁”就在我們的身邊。
 
“仁”可以說是儒家思想的核心,孔子更是將“仁”視為學問、道德修養的最高境界。在孔子的眼中,他的弟子雖多,但是能夠達到“仁”的標準的人一個沒有。即便是他最為器重的弟子顏回,也只能勉強達到了這個標準而已。但是,這個“仁”也不是高不可攀的,只要我們愿意求“仁”,隨時隨地可以做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意思是說,“仁并不遙遠,如果我想要仁,仁就會來了。”我們都知道這么一句話,“一個人做點好事并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孔子的話,與此異曲同工。
 
在此處,孔子著意強調,“仁”并不是高不可攀的東西,只要我們自覺地、真心誠意地去追求,任何人都能得到仁。像修身、行仁,這些東西看似虛無縹緲,可望而不可即,而事實上卻沒有那么難,只是大家不知道如何去做而已。關于這一點,存在一個辯證關系:一個人一生時時刻刻心存善念,身行善事難乎其難,幾乎沒人能夠做到,但是,善事卻是人人能做的。比如,愛護身邊的花草,拉一把跌倒的孩子,一點都不難。每個人都可以行仁,只要能夠自覺地堅持下去,并不會因為個人的能力小而無法達到“仁”的境界。哪怕只在一天內用心處世,讓自己的行為完全符合于仁道,也算是達到“仁”的境界了。由此可見,行仁并不是件難事,關鍵還是看人們內心的想法,是否是自覺自愿地行仁罷了。
 
大家都知道,“仁”所強調的是對人際關系的處理,以利他的精神觀念為主,并以此來維護傳統的人際關系和道德規范。正如孟子所言,“人之初,性本善”,在每個人的心底都有著“仁愛”之念,只是在面對現實的利益時,被自己的欲望蒙蔽了。若是有人能夠不受欲念和利益的驅使,發現隱匿在心底的“仁愛”之心,恢復本性,自然就達到“仁”之境界了。因此,孔子才會說:“我欲仁,斯仁至矣。”
 
但是,讓人們拋卻自身的欲望,時刻都能以仁義為先,是件極其困難的事情,幾乎沒人可以做到。顏回作為孔子最為得意的弟子,也只是能夠做到“心三月不違仁”而已,至于其他弟子還要略遜一籌,即“余則日月至焉而已矣”。不過,孔子卻教育弟子們只要肯努力,內心有著“欲仁”的想法,“仁”就會來的。這里面的關鍵就在于在主觀意愿上是否自覺、主動。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