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若圣與仁,則吾豈敢?抑為之不厭,誨人不倦,則可謂云爾已矣。”公西華曰:“正唯弟子不能學也。”

【原文】
 
7.34 子曰:“若圣與仁,則吾豈敢!抑為之不厭①,誨人不倦,則可謂云爾已矣②。''公西華曰:“正唯弟子不能學也。”
 
【注釋】
 
①抑:“只不過是”的意思。

②云爾:這樣說。
 
【翻譯】
 
孔子說:“如果說到圣和仁,那我怎么敢當!不過是朝著圣與仁的方向去努力做而不厭倦,教導別人不知疲倦,那是可以這樣說的。”公西華說:“這正是我們弟子學不到的。”

【解讀】
孔子認為學而不知滿足是知,教誨別人而不知疲倦是仁,兩者結合起來是圣的境界。在前面的章節中,孔子已經談到“學而不厭,誨人不倦”,本章又說到“為之不厭,誨人不倦”,可見其思想確實是一以貫之的。他謙稱道,說起圣與仁,自己還愧不敢當,但朝這個方向努力,自己也會不厭其煩地去做,而同時,自己也會不感疲倦地去教誨別人。這是他的由衷之言。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