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原文】
 
7.37 子曰.“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翻譯】
 
孔子說:“君子的心地開闊寬廣,小人卻總是心地局促,帶著煩惱。”
 
【解讀】
 
曠達的胸懷
真君子都有著曠達的心胸,他們不拘泥于物,既不以物喜,也不以己悲。因此,無論在什么情況之下,都能夠無愧于心,始終坦坦蕩蕩。但小人則多以私利為重,經常患得患失,心胸狹隘,故時常憂愁煩惱。這便是“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擁有曠達胸懷,這不僅是人們永遠保持樂觀向上的一種心態,還是人生修養的一種境界。憂傷愁苦并不能解決任何問題,人們只有保持著樂觀的態度,通過艱苦的奮斗,才能獲得最終的幸福。但是,人與人之間畢竟還存在著差異,即便是在同樣的環境下生活的人們也不盡相同,有人終日樂觀愉快地生活著,而有的人則整日里愁苦不堪。
 
人生在世,幾人沒有經歷過苦惱、失敗和困頓?身遭不幸或身處逆境之時,更應該解放自我,放寬胸懷,否則很容易深陷泥沼而無法自拔。若是一味糾結于名利,患得患失,收獲的將是一個可悲的人生。這方面,東晉名臣殷浩就是一個典型。殷浩出身名門,擅長談玄,年輕時聲名遠播。朝廷多次請他出仕,都被他拒絕了。后來,名將桓溫勢力急劇膨脹,有奪權篡位之勢。當政的會稽王司馬昱擔心桓溫尾大不掉,便請殷浩參與朝政來牽制桓溫。在司馬昱的支持下,殷浩出兵北伐,希望通過建立軍功來抗衡桓溫,但因沒有將才,接連幾年北伐都以失敗告終。桓溫請求罷黜殷浩的官職,得到大臣們的贊成。殷浩丟官去職以后,表面上從容自如,實際上積郁甚深。在沒人的時候,他整天整天自言自語,用手指頭在空中書寫“咄咄怪事”四字。這種神經質的行為,反映了殷浩內心的戚戚憂懼。在斗倒會稽王之后,桓溫想起用殷浩,便寫信請他當尚書令。殷浩高興極了,連忙回信表示感激。因為怕回信中有言差語錯,信封好后拆了又看,看了又封,反復幾十次,最后竟然給桓溫回了一封空信。桓溫收到空函,大為惱怒,請他當官的事再也不提。殷浩受此打擊,不久就去世了。小人長戚戚,殷浩就是這樣患得患失的人,一封空函,留下了千古笑柄。
 
在本章中,孔子道出了君子與小人在胸懷和心態的典型差別,對此,錢穆先生點評道:“讀者常以此反省,可以進德。”而南懷瑾先生則對此點評道:“這兩句可作為座右銘,貼在桌旁,隨時用以自勵,養成坦蕩蕩的胸襟。”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