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

【原文】
 
7.38 子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
 
【翻譯】
 
孔子溫和而嚴厲,有威儀而不兇猛,謙恭而安詳。
 
【解讀】
 
君子的風度
風度,是一個人的德行修養、人生閱歷,對自身為人處世的方式、方法以及精神面貌的改造,而形成的獨特的形象。但是,人們在德行品質、文化修養以及人生閱歷上,都存在著差異,他們所表現出來的風度,也是千差萬別。作為名副其實的仁人君子,孔子無論是內在的精神修養,還是外在的言談舉止,都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風度,令人心向往之。
 
首先是“溫而厲”,這是說孔子的內心溫和,而儀容舉止莊重嚴肅。所謂“即之也溫,望之儼然”是也。孔子在外表上顯得溫和,很容易讓人接近,但是他那稍稍顯露的肅穆與嚴厲,又能讓人從心底生出一股敬意,不敢過于隨便。不過,孔子的“嚴厲”,并非是用語上的嚴厲,而是他對原則性問題的堅持。他從不徇情枉法,不營私舞弊,這種人自然會讓人肅然起敬。
 
“威而不猛”反映的是孔子的內在修養,他在外表上保持著足夠的威儀,但不會讓人感到那咄咄逼人的氣勢。作為普通人,能做到“不怒而令人敬畏”的人就已經不錯了。畢竟大多數的人都是以“怒而令人生畏”,靠著自己的聲色俱厲,為自己迎來些許的“威嚴”。像孔子這般不怒自威,正是他的自信和修養的體現,能夠達到這一境界的人并不多。而動輒發怒,以權勢壓人,既讓人害怕又讓人厭惡。
 
“恭而安”這是對孔子內心狀態的描述。一般情況下,很少有人可以做到“溫”與“厲”兼而有之,威嚴之中必然會帶有剛猛之勁,謙恭之時也會摻雜些許的拘束。但孔子不然,他不但恭而有禮,還不會產生拘束感,一切都顯得那么安詳自適。也只有他這種內外均修、德才兼備之人,才能顯現出這樣的氣象。
 
“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體現的就是孔子對“度”的掌握,完全合乎中庸之道,從而在外貌神態上就能看出其修養境界之高。對于大多數人而言,在表達情感與態度上,不是有所過就是不及。其實,這些都是修養上差別造成的,也是平常人與君子在風度上存在差距的原因。這種對“度”的掌握,完全來自于經驗的積累。
 
在弟子們的眼中,孔子是一個完美的人,舉手投足間處處都顯著君子的風度。孔子的境界令人高山仰止,羨慕不已。有人認為,這是圣人境界,遙不可及。但事實并非如此,只要我們肯努力,還是很有機會成就君子之道的。這就要求我們在日常的生活中多注意自己的儀態,處處以適度為準。不要顯得過于隨便,也不要一天到晚板著面孔。言語行動既要讓人感覺到你的親切,還要讓人感受到你的威嚴,給人留下一個既親切又威嚴的形象。久而久之,我們也能表現出與孔子一樣的風采。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